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永堕黑暗 第十二章 整个世界的重量全压在柔弱的身子上

时间:2018-01-14 周文要死了。
  身体冰冷,没有一丝血色,不停地打着剧烈寒战,虽然压了好几床厚厚的被子,他还是痛苦地呻吟,冷,好冷。
  餵了药,意识还是极度迷糊,看不出一点成效。
  脸上的血迹虽然精心擦乾,但多处青紫的伤痕依然触目惊心。
  梅子一筹莫展。
  是她凌晨下班回家时在臭水沟边发现瘫软如泥的周文的,他已是寒冻和伤痛中煎熬了不知有多久,她求人送到医院,医生讲他必定死,除非奇迹发生。
  于是不肯收留,开了些药就将他们打发了出去。
  梅子无奈只有背回自己那间小屋,热水擦洗身体后,周文略有清醒,旋即又一忽儿高寒,一忽儿高热,备受煎熬。
  冷啊,冷啊…
  周文失血的嘴唇翕动着,表情很痛苦,像是在意识的深处拚死挣扎。
  除非是奇迹,必定死必定死必定死…
  医生如是说。
  梅子的眼泪流了下来。
  还有什么办法吗?
  所有的被子都盖上了还是冻得受不了,也许,只有她的身体?
  梅子掀开被褥,裸裎着身体,俯下去,贴着周文的身子,一股凉意窜了上来,她忍不住啊了一声,咬着牙强忍着开始将身体上下滑动,光洁的胴体像一条蛇,盘在男人身上,竭力挑逗起男人的生命之火。
  也许是受到刺激,男人的手突然搂住她的裸背,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欧式别墅中。
  陈先生坐在沙发上看报。
  「我回来了。」
  薇静悄悄地进来,略施粉黛的脸上掩不住憔悴之色。
  「嗯?是这样说的吗?」
  薇顿了顿,咬着牙说,「我回来了,……主人。」
  「过来。……我是叫你像狗一样爬过来。」
  陈先生一把揪起跪立在他胯间的薇的长髮,强迫她抬起脸,狠狠两个耳光抽过去,扇得嘴角流出了鲜血,「臭婊子,越来越没规矩了,老子只叫你跟那老鬼一个晚上,你竟伺候了他两天,妈的,想死吗?」
  薇禁不住流下了泪,她真不明白世上竟有如此不讲理喻的魔鬼,明明是他送她当礼物送给别人玩弄,现在反过来责怪她,难道他不知道她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吗?
  陈先生双手一分,薇的上衣从中间整个裂成两半,半个身子裸在空气中。
  陈先生也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靠,老家伙真是变态。」
  难怪薇会如此痛苦,整个身体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布满了针痕和烫伤,双乳更是青肿发亮,一块块瘀斑布在其上。
  「把屁股翘起来让老子看看。」
  「我不……」
  薇痛苦地说,然而在陈先生的拨弄下还是露出下身,趴在地上,臀部高高挺出在男人眼前。
  果不出陈先生所料,薇的下半身灾情更是严重,薇从末经过人事紧小收束的菊肛口此时就像一扇破损的门,凄惨地豁出一个合不拢的口子,还可以窥见腥红的肠道,大腿处血迹斑斑自是想像之中了。
  整整两天,史议长就肛虐了薇整整两天,这个菊肛爱好者和施虐者完全迷恋在薇的肠道和粪便之中不能自拔,如果不是陈先生一再催促,也许今日还捨不得放人。
  薇看不到,这时刻陈先生内心微震,对眼前凄惨的肉体竟然掠过一丝同情,眼神渐渐柔和。
  然而,一闪念间,他马上又对自己刚才的动摇产生了更大的震撼,天哪,这是为什么?
  十年磨难,他早已心硬如铁,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让他曾有过丝毫怜惜,同样美艳动人的青岚他也可以毫不手软的虐杀,可是,今天心软了?
  是因为自己对薇的佔有过程中搀杂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特别情感吗?
  警惕啊,警惕啊,陈昆,这将成为你将来的致命之处,说不定你将成为第二个青鹏!
  寻思至此,陈先生的目光愈发凛冽,再没有丝毫同情之色,将对自己的恼怒悉数转嫁到薇的身上,凶光四射,口里恶狠狠地骂,「小贱人,看着老子就一脸死相,看到别人就浪成这样,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将薇双手反缚起来,颈上戴上项圈,一手将银链牵在手中,一手执着一根皮鞭,暴风骤雨般啪啪地朝薇大腿和臀部抽去,本是瘀伤纍纍的嫩肌上又暴出几多血痕,薇才出虎穴又入狼窝,惨叫声哀求声不绝入耳,可是头部被牵住,根本无法逃脱,只有原地转圈,无力地摆动,试图减轻鞭笞的痛苦。
  陈先生本不真想打她,只是要借此发洩一番怒气,同时加深薇从心底害怕他的程度而已,眼见效果达到,便放缓节奏,边打边问,「知错了吗?」
  「知错了,主人。」
  薇流泪。
  「妈的,还见到别的男人就发浪,淫水直流吗?」
  「不敢了,主人。」
  「不敢什么?」
  「……不敢发浪,不敢流……淫水了。」
  「不要以为你现在红了,俨然也像那么个人样了就有什么想法,就想飞,实话告诉你,老子花这么大的本钱让你重返舞台,为的就是抬高你的身价,卖个好价钱。既然敢把你放出去,就能把你收回来,既能把你捧上天,也能把你踩下地,你可记清楚罗。」
  「记……记清楚了……」
  「说,你喜欢什么?」
  「最喜欢主人的大鸡巴,最喜欢主人干我的小穴,最喜欢吃主人的精液。」
  这一句是陈先生过去强迫薇背熟的,薇也无论重複多少遍也无法习惯,违心说出时,心头总是一阵苦痛。
  陈先生却甘之如饴,经过这一番前戏,他早就兴奋得一柱擎天了,放开薇,给个暗示,薇会意地爬到陈先生脚前,香口轻轻咬住男人的裤裢拉下来,又口舌并用将那根硬梆梆的厌物叼出来。
  阳具实在太粗,薇的樱口无论怎样努力也只能吞下半根,既便如此,她的整个口腔都胀得满满的变了形,就服务水平来说,她不如青岚来得有技巧,会懂得按男人的状态进行调整,但陈先生就喜欢她那股不适应的青涩味,往往是她的毫无技巧的吞吐让他按捺不住爆发的慾望。
  此时,他又快控制不住了,但不甘心就此完事,急急抽出来,静脉缠绕的阳具上闪动着香唾的光泽。
  「快,作个金鸡独立。」
  薇面红耳赤。
  他所谓的金鸡独立就是像舞蹈演员经常上的形体课那样,双手扳住左脚从身后翘上来,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脚板贴到头顶,右脚独立支撑着身体。
  这个动作本是造型极具观赏性,极能凸现女性身体曲线美,可一但在裸露的情况下便具有了特别淫秽的意味,因为女性的下体性徵也在肌肉的极限绷张中更加突出,陈先生偏偏就喜欢这个,来了兴致了叫薇做出这个造型观赏。
  本来以优秀舞蹈演员着称的薇完成这个动作只是小菜,可是今日却困难之极,下体受创,走路都很艰难,就像抬得起,双手被缚也无能为力。
  陈先生却说,「我来帮你。」
  他强行把薇的一只脚抬了上去,薇痛得一迭声地惨呼,几次调整后还是让陈先生用蛮力架高腿,就猴急地上前一步,搂紧女人的的纤腰,竟要强行性交,将肉棒硬捅进鼓绷绷的下身。
  也许是薇太紧张收缩,或是阴户肿大了,还是这个姿式根本不适合交合,反正陈先生就是进不去,胡乱插戳中,陈先生自己反而下体发热变痒,真要控制不住了。
  无奈之下,陈先生只得改变姿式,要女人一条腿站立于地,将一条腿高高架在沙发背上,上身俯下,依然保持大开大阖的姿态,用狗交式将粗硬得发涨的肉棒捅进阴户,一顿狂风暴雨式抽插,女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抚弄,身体也不自觉地变热变湿,分泌出大量体液,神经末端的反覆刺激和充实带给身体的快感让她暂时忘却了羞耻,呻吟出声。
  「再说一遍说,你最喜欢什么……」
  「最喜欢主人的大鸡巴,最喜欢主人干我的小穴,最喜欢吃主人的精液!」
  女人在失神的状态下脱口而出。
  肉棒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抽出,捅进女人饱受摧残的菊花门,突如其来的巨痛如同整个世界的重量一下子全压在她柔弱的身子上,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女体瘫软的瞬间,陈先生达到高潮,纵情长吼一声,一泡浓精深深地注进薇的子宫口。
  不管怎样,在陈先生心中,薇要重于其它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如果不是那件事发生,他依然还是会把薇视为自己的禁脔,偏偏,那件事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