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校园公厕

时间:2018-01-14 二十五岁我毕业后进入一家职高任教,在大学时我已被全校2/3以上的男生操过了,我的性慾也越来越高。而且,我也很想多赚点钱来添补我欠下的帐。这时我认识了本校的女教师和丽,和丽今年二十八岁,一米六四的身高,三围很棒,是那种男人看上去就想操的类型,至今没结婚,平时打扮的很漂亮,看上去很富有,光靠她的工资是不可能赚这么多钱的。
于是,我就问她怎么赚到的,和丽神秘的拍拍胸脯和屁股,道:“明白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和丽笑道:“我做兼职的?”
“做什么兼职,赚这么多钱啊?”我问。
和丽神秘的道:“做爱呗!”
我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做……”
和丽略有自豪的道:“这社会是笑贫不笑娼啊!”
我十分感慨的点点头,又问:“那你都在哪儿接活儿啊?都跟什么人做啊?”
和丽笑道:“看来你很感兴趣啊?”
我红着脸道:“其实,我很需要钱!我欠下很多钱!”
和丽一听道:“原来是这样,你也想做这儿行?”
我点点头,和丽道:“那你先到我家吧,晚上我们慢慢聊!”
我千恩万谢的到了和丽家中,和丽的家就在学校外,一室一厅,约有50平方米大小,打扮的很漂亮。
我们吃了饭,就倒在一起,我道:“丽姐,等我赚了钱,就报答你!”
和丽笑道:“别说傻话了,丽姐不差你的钱!你要是真想做,我就告诉你!”
我点点头,和丽忽问:“你做过爱吗?”
我红着脸道:“有几百个了吧!”
和丽惊讶的看着我道:“想不到,原来你也是个小蕩妇啊!”
我羞红了脸道:“别取笑我啊,快跟我说吧!”
和丽道:“好吧!其实我的顾客很多,大部分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我吃惊的问道:“那你再给他们上课,不会尴尬吗?”
和丽道:“职高的学生都是家中有钱而又学习不好的主儿!给钱多,有什么尴尬的!”
我听的心驰神往,和丽答应明天给我介绍几个学生。
第二天一早起来,和丽给我拿出一件裙子道:“你穿这个吧!记住不要穿内裤!”我穿上那件低胸短裙,不仅皱皱眉,衣服太短了,大‘V’领开到胸口,乳房露出大半,而且裙摆很短,两边开叉开到腰间,轻轻一动就会暴光。我却感到十分兴奋。我与和丽就这么出发了。
这家学校是一家私立职高,在市郊,管理十分混乱。我刚到校门就引起一阵口哨声……
不久,和丽给我介绍了体育组的林威,林威实际上是这裏的黑社会,专门搞女人卖淫。
林威非常喜欢我,很快我们就达成协议,他安排我接客,赚得的利润五五分帐,条件是保证我的安全,而且,保证客源充足。这对于初来咋到的我来说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这个地方是很乱的。当天晚上,我就被林威和他的三个死党轮奸了,而且和丽也加入战团。
——————————————————————————–
第二天,林威找到我,告诉我晚上到旅馆去。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接我的第一笔客人了。晚上,我到了林威指定的旅馆,那裏有八个男人在等我,其中一个看上去只有13岁左右,他们一个个的轮奸了我,我感到了久违的快感,但是事后我并没有收到一分钱,后来我才明白,他们只是利用我为他们赚钱。实际上,和丽也没有收到一分钱,林威只是给我们买生活用品,我们两个人只是供他们发洩的性奴隶和赚钱的工具而已。
我不知道这是内疚还是什麽,也许林威把那天在旅馆发生的事告诉了很多人,我觉得很多人都在看我,我在青春期的时候,常常是许多人注视的焦点,但是和这次不一样,不论我走到什麽地方,身边的人都会立刻停止交谈,我走进教师休息室时,许多女老师都会立刻走出去,我的名声在学校一向不好,但是现在更糟了。我回去我的母校再进修,母校的事物都没变,事实上,我喜欢回到这所大学来,许多不同的男人会比我先生更注意我、欢迎我…
——————————————————————————–
这学期的最后四个小时,我决定待在我的办公室,我不想再去教师休息室,每次我一去,女老师都会走光,而男老师们则是偷偷地看我,而且彼此耳语。
「到底怎麽回事?」韩瑞走进我的办公室说道:「我看到你不在休息室,所以我想我在这裏可以找到你。」
瑞是少数几个我先生的朋友之一,我和我先生常常去他家裏玩,他是香港人,而他的太太薇拉则是泰国人。
「我只是不想去,」我说道:「而且,我还要改学生的作业。」
「这是真的吗,宋爽?」
「你的意思是…?」我问道
「宋爽,学校裏到处都是你的流言…」
「什麽流言?」
「是有关你和林威和他的一些朋友的事,有人还说他看到了照片。」
「照片!哦!天哪!我不知道还有照片。」
「杰知道这件事吗?」
「不,我想他不知道,我们的卧室很暗,他回来时没有发现什麽,而当第二天他醒来前,我已经洗过一个澡了。」
「我没有告诉他这件事,不过你得小心点。」
「是的,我知道。」
「我也只是好意来告诉你这件事。」
「那些家伙过了不久,就会忘了这件事情的。」
「恐怕不会这麽简单,你有没有见过薇拉的父亲?」
「没有,从来没见过。」
「他是一个很有钱的泰国人,他很会赚钱,他赚钱比他花钱还快。」
「他有把钱用在他女儿和你的孩子们身上吗?」
「有,他住在山上的一座大农场裏,可是却有司机和僕人服待他,生活相当豪华,他一个月只来城裏几天,来看薇拉和我们的孩子,然后去城裏过夜,我常常帮他安排约会。」
「我想我知道你找我说话的原因了,只因为我和几个男人过了一夜,你就把我看成是一个妓女!」
「可是我听到你向他们每个人收了五百元。」
「什麽?!我可没这麽做!当天我应该是只和林威在一起,是我喝了太多的酒,林威才把那些人带进来的,我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麽发生的。」
「很明显的是林威帮你收了钱,不过,我还是认为你会喜欢和查理在一起,他很有钱的。」
「我知道你还是把我当成妓女,我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我只是喜欢性交。」
「查理会有星期五晚上进城来,你可以和他见麵吗?」
「星期五晚上?杰明天要去波士顿,礼拜六下午才会回来,小孩子照例会去他爷爷奶奶家渡周末,所以星期五晚上我没有什麽事,好吧!我会去。」
「他喜欢去一些豪华的地方,你有晚礼服吗?」
「我没有,杰从来没有带我去过那种地方。」
「别担心,今天或明天下了课之后,我们去买一件,放心,他很有钱的。」
——————————————————————————–
「这件衣服你穿起来真美。」瑞说道
「在公共场所穿上这件衣服我会不好意思的,胸口开到中间,我的胸部几乎露了一半出来,而且还是露背的,露得这麽低,快看到我的屁股了,如果我穿这件衣服跳舞的话,一个不小心,我的乳房会露出来的」我说道
「这不过只是晚礼服的一种,你不是很想要吗?」他哄着我
「要,我想要!」其实我很想要,我一直很想要一件这样的晚礼服。
——————————————————————————–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件礼服是黑色的,非常美丽,这是一件礼物,因为我答应和瑞的岳父见麵,我没有看到这件衣服的标价,但是我知道这件衣服一定很贵,我接下这份礼物,是不是代表了我是个妓女?我不知道,我心裏反而有一种邪恶的快感。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我穿着这件衣服在房子裏走来走去,而杰居然没有注意到,他从来不注意我穿什麽衣服,所以我也不担心他会发现有这麽一件奇怪又贵重的衣服在我的衣橱裏,他从来不知道我有什麽衣服,每件衣服多少钱。
我听到门铃响起,我又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确定这不是一场梦,然后去应门,我见过薇拉,所以我以为我将看到的,是一个矮小的泰国人,但是我打开门一看,门外是一个穿着司机製服的高个子黑人。
「我是哈利,洪先生的司机,请上车,小姐。」他说道
他的举止相当专业,但是我还是发现他在偷偷地上下打量我,我觉得我好像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麵前,我很快地关上房门,和他走向豪华的轿车,他帮我打开车门,我坐进后座,我很惊讶的发现洪先生并不在车上。「洪先生呢?」我问道
「我们现在要去旅馆接他,他说他没有亲自来接你,觉得很抱歉,因为他临时有公事要办,车子后麵冰箱裏有香槟,你要喝一点吗?」他说道
「好的,谢谢你。」
哈利拿出一瓶香槟,并且打开它,我看到香槟瓶子上的标签写着「Dom Perignon」,很清楚地,这位洪先生一向只用最高级的东西;哈利倒了一杯递给我。
「还有什麽吩咐吗?」
「这样很好了,谢谢你。」
哈利关上车门,走到车子另一侧,坐上了驾驶座,驾驶座和后座是用玻璃隔开的,而且还有帘子可以拉起来,不让前座看到后座的情景,不过现在帘子没拉上,我发现哈利一直从后视镜偷看我。
车子行驶得相当平稳,我啜饮着香槟,很奇怪地,车子开得很慢,而香槟也是很奇怪的东西,它看起来和汽水一样,又冰而且会发泡,但是喝进口中却变成热的,我很快地喝完一杯。
「小姐,请您自己再倒一些酒。」哈利看着后视镜说道
在我喝完第二杯的时候,我们到了饭店,我们把车停在饭店正门口,门童很快地迎上前要帮我开车门,但是哈利下车阻止他,要他通知洪先生车子到了,那门童向哈利敬了个礼,跑进饭店打电话,我又倒了一杯酒在车上等着,而哈利则站在车门前。
大约过了五分锺,查理出现了,他慢慢地走着,门童帮他打开饭店的门,而哈利也同时开了车门,他穿了一件很棒的男士礼服,坐到我的身边。
哈利关上车门,驱车前往俱乐部,在路上,我和洪先生略为交谈,他问我为什为喜欢教书,而我则问着他农场的事情,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彼此又喝了不少酒。
当我们到了俱乐部下了车,我才发现查理身高不高,大约只有一百五十公分高,我穿上高跟鞋约有一百六十五公分,大约比他高一个头,我们这种组合,看起来一定很奇怪。
当我们走进俱乐部,我觉得每双眼睛都注视着我们,我还觉得我的乳房在走路的时候,几乎要弹了出来。
我们进过晚餐后,查理请我去跳舞,我站起来时,发觉我已经喝了太多的酒,我几乎站不稳了,不过我们还是下了舞池跳舞,查理太矮了,所以他的头靠在我的胸前,埋在我的双乳之间。
不久他居然用下巴顶开我的衣服,露出我的乳头,并且开始吸吮我的乳头,我的乳头立刻硬了起来,在这麽多人麵前露出胸部,让我十分不安,我得阻止他。
「不要啦!别这样。」我请他别这麽做。
当我们离开俱乐部上了车,查理把我拉过去躺在他的大腿上,弯下身来吻我,他一只手按住我的头,热情地吻我,另一只手伸进我的衣服裏摸索我的乳房,先轻轻地抚摸,然后用力地捏,我的乳头一直相当敏感,所以立刻硬了起来,我闭上眼睛享受他的爱抚,接着他解开我衣服背后的扣子,把我的衣服拉下来,一直拉到腰部,我知道哈利一直从后视镜中。偷看我的胸部。
我们一直接吻了好几分锺,当车子停了下来,我透过天窗看到外麵的景色,发现我们到了灯火通明的加油站,我注意查理正看着窗外微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帮我们洗车窗的男人,看到了车内的景色,惊讶得合不起嘴来。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遮住我的胸部,但是酒精的作用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于是我干脆什麽也不做,让他看个一清二楚。
最后,查理轻轻敲了敲车窗,让那个男人回过神来,而此时,哈利还是不时地往后偷看。
我们离开加油站后,查理把我扶起身来,让他能舔我的乳头,就这样,我们一路开到了我家,我一直是上半身赤裸地坐在这个男人腿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是闭着眼睛享受查理的爱抚,有一次我张开眼睛,我看到哈利在由后视镜看后座的情形,脸上还带着微笑。
过了不久,我们到了我家,哈利打开车门,我的扣子还没扣起来,于是我紧抓着衣服,遮住我的胸部下车,查理和哈利和我一起走到门口,我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找着钥匙,但是一直找不到,最后我索性放开衣服,露出我的上半身,专心地找钥匙开门。
当时我心中还很希望我的邻居看到半裸的我,后麵跟的一个高大的黑人和一名矮小的泰国人。
门终于打开了,我请他们进来喝点东西,我想走进厨房,但是查理一把把我拉进卧房,把我的礼服脱下,我身上只穿着吊袜带、丝袜、内裤和高跟鞋,站在这两个男人麵前。
当查理脱下我的内裤时,哈利已经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了,我也一直没有反抗。
查理拉我上了床,哈利一丝不挂地站在床边,卧室的灯光使他黑色的皮肤看起来闪闪发亮,他的阴茎很大,起码有廿五公分长,而且很粗,他如我愿地站到我的两腿之间。
我发觉查理的龟头顶在我的脸颊上,他已经把他的阴茎掏出来了,他拉起我的头髮,让我把嘴凑近他的龟头,我张开嘴,把他又小又软的阴茎含进口中,用尽全力吸吮,而哈利这时候把他的龟头顶在我的阴户上,让我热得要命,当他把阴茎插进我下体时,我忍不住轻轻咬了咬查理的阴茎。
查理的阴茎在我口中越来越硬,当它完全硬起来时,它的大小只有哈利的一半,他兴奋地在我口中抽送,我往上看,看到他正在对我微笑。
「我很喜欢看黑人干中国妓女,这会让我高潮。」他一边说道一边抽送
查理一直往我嘴裏顶,我知道他想插进我的喉咙,于是我慢慢地放鬆肌肉,让查理插得更深,这个时候,每当哈利从我阴户抽出阴茎的时候。查理就往我口裏插得更深。
我感觉哈利的阴茎把我的阴户撑开,感觉很痛,但是他越干越用力,我几乎不能呼吸,他的阴茎好硬好长,搞得我喘不过气来,在我高潮的时候,查理把他的阳具顶进我的口中,我几乎要窒息了,但是他们两个还是一点也不在乎地玩着我的身体。
当我觉得我快昏过去时,哈利抽送得更猛烈了,我不知道我还受不受得了,但是我却不希望他停下来,查理也是一样,他插进我的喉咙裏。
忽然查理射精在我嘴裏,精液射出来时了我一跳,我恶心地差点吐出来,我一边咳嗽一边让他射精在我的脸上,他射在我的嘴唇、眼睛和头髮上,搞得我很狼狈。
我满脸精液的样子,一定让哈利很兴奋,我听到他呻吟,然后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暖流冲进身体裏麵,他射在我体内了。
哈利把他的阴茎拔出来时还是硬的,我翻过身去喘口气。「很好,自己会翻过身去,我还要干你的屁股。」哈利说道我不禁发抖,并不是我害怕他用他那大肉棒搞我,而是我太喜欢肛交了,而且他那命令的语气,也让我无从反抗。
当我念大学还是个处女的时候,我像其它女孩子一样害怕怀孕,不愿意做爱,但是那时我的男朋友告诉我,让他搞屁股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考虑了一会儿,就同意让他肛交,他做了充份的準备,也有充份的润滑,那一次的感觉非常棒,是的,我第一次的肛交就有好几次高潮,我发现我很喜欢肛交,直到最后我才发现,许多女人是不做肛交的。
过了几个星期,我要我那男朋友真的和我性交一次,从此之后的一个月,我和五个不同的孩子上床,从此,我的豔名远播,男人一个接一个地和我上床,不停有人介绍处男和我性交,那就是我在大学的日子。
最遗憾的是我没有过轮奸的滋味,很多时候都是我昏过去或是喝醉不省人事的时候,他们才轮奸我,或是搞我的屁眼,第二天,我发现身上的瘀痕和牙印后,才知道自己被轮奸了,但是感觉很好。
「太好了!继续搞她的屁眼吧!我付过钱了!」查理说道
我讨厌他这麽说,但是他说得没错,我是收下了礼服,但是这礼服是为了和他见麵才穿的,但是也没错,那件衣服确实也可以当成干我的代价。
我抬起我的屁股,哈利把他的手指插进我的阴户中,然后把手指上的爱液抹在我的肛门上,当他的手指碰到我的肛门时,我不自主地紧缩肛门,不过他还是硬把他的手指插进我的屁眼中,撑开我的肛门。
接着他又把他的阴茎插进我阴户裏抽送,沾满我的爱液后,再把阴茎插进我的屁眼裏,眼泪不由自主地从我的脸上滑落,我抱紧枕头,把头埋在枕头裏。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的阴茎居然能整个插进这个婊子的屁股裏,所有的女人,就算是妓女,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的屁眼能够让我全部插进去!你说她是个老师,那麽她一定是专门教性教育的权威。」哈利说道
「操!我也从来没看过这麽精彩的表演。」查裏说道
哈利开始抽送,刚开始的时候很慢,后来越来越快,我发现我一边承受着这种略带痛苦的快感,一边抱着枕头尖叫,而且我的高潮一直连续不断,他的阴茎一直在我的直肠内快速进出,我的汗浸湿了枕头。
不久我失去了知觉,当我恢複知觉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穿好衣服準备离开,我想要起来看他们走,但是我连动也不能动,我的腿几乎失去了知觉。
「我会再打电话给你。」哈利说道
瑞曾经告诉我,查理不会找同样的一个女人两次,但是我想就算没有他,我也可以再和哈利性交。
「你知道我的电话吗?」我问道
「当然,我已经抄下来了。」他说道
当我听到他们开门离开后,我伸手打开灯,我看到有两万元放在床头,查理说得没错,他付过钱给我了。
——————————————————————————–
今天是星期一,我一边看着我的公文,一边走向教室。太棒了!学校的美式足球队得到了冠军,这真是好消息,球队中有好几个人曾经是我的学生,我真为他们感到骄傲,我并不是很喜欢看足球,在比赛开始前,他们每天在我窗前的操场上练习,我常常在窗前,看着他们穿着紧紧的短裤练习,我一直注意着他们的裤裆,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的裤裆是特别隆起,其中大部份是男人,有一次,当我汪视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教练--林威走了进来。
「嗨,宝贝,你好吗?」林威说道
当我的先生出远门时,林威是我的临时情人,上个月,他安排了一群人来轮奸我,这件事在学校裏传开,可是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念高中时,还是一个没有人追的丑小鸭,上了大学后才变得这麽美丽,当我失去处女后,我来者不拒地和许多人性交,许多人知道我的酒量不好,但是又喜欢喝酒,我喝醉之后,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他们有些人还会特别找一些处男来上我,之后常常有人找我去参日派对,我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当我第一次参加只有我一个女性,其它都是男性的派对时,我一开始很不安,想要回家,他们一直灌我酒,把我弄醉,有人叫我跳脱衣舞,于是我不自主地开始跳舞,当他们开始大喊「脱!脱!脱!」时,我也笑着开始脱衣服,当我把衣服脱光后,他们带我到卧房,然后排队来上我。
第二天早上,我对昨晚的事觉得很丢脸,但是很快就忘了,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约去去参加派对,我的名声越来越糟,但是我的身边永远不乏男人,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娶我这种名声不佳的女孩,这意味着,我得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找老公。
我遇到杰--我现在的丈夫,是在我升上叁年级的那年暑假,他在一所大学读工程,我是在学潜水时认识他的,而不是在派对上,我们认识了一阵子后,我知道他是作老公的最佳人选,在我的刻意安排下,我们正式交往。
交往了没多久,他开始每晚十点左右都带我去汽车旅馆开房间,我在和他开完房间后,他回家,我则偷偷去参加派对,彻夜狂欢,我几乎都是这样渡过暑假,直到暑假结束,他吻了我,和我渡过暑假的最后一夜。
我们回到各自的学校,从此虽然相隔千裏,但是仍然持续通信,第二年的暑假,他向我求婚,带我去见他的父母,后来我在圣诞节前嫁给他,我渡完蜜月后回到学校继续念书,但是一回学校,马上就有一大群男生为我办派对庆祝,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先生,我的先生也从来不知道我的过去,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他。
毕业之后,我们终于住在一起,我念大学时,曾经玩过一些很大的老二,但是杰廿五公分的阴茎,还是让我很快乐,我安心地做一个标準的家庭主妇和女老师,,就这麽过了叁年,我们的女儿已经够大了,而我的欲望也日益增长,去年秋天,我和学校一位副校长发生了关係,我们交往了一个半月,直到他的老婆到我家抓奸,我们的关係才中止,而这件事也传了出去,也是因为这样,林威才搭上我的。
「很好林威,球赛结束了,你打算做什麽?」我说道
「还有其它的球赛啊,」他说道:「篮球球季就快来了,不过,我想和你谈谈足球队的事。」
「哦,足球队和我有什麽关係?我教过的那些学生都已经不在我班上了,他们都升级了。」
「他们在比赛中的表现很好,所以他们该得到……一个奖励,」他慢慢地说道:「你愿意去表演来奖励他们吗?」
「我想你是太看得起我了,不过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说道:「我不可以和学生发生关係的,这样会让我被开除的,除此之外,那些学生知道我的私生活吗?」
「哦,他们之中有些人早就知道了。」他说道
「什麽!?」我尖声问道:「谁知道了?怎麽知道的?」
「球队中的几个最佳球员,」他说道
我知道他指的是谁,因为那几个明星球员就是那几个学生。
「我把我们上次旅馆拍的照片拿给他们看过了。」
我一言不发地想着这件事,上次我喝醉了,不记得拍了什麽照片,照片不像谣言,谣言我可以不理会,但是照片可不一样了,如果流了出去,我在这个地方就不能立足了,而且可能会有岐视的人对我不利。
「你有把照片拿给其他学生看吗?」我问道
「当然没有,」他说道:「你以为我有这麽笨吗?」
「那麽那些老师们呢?」我试探地问道
「我信任的那些老师们,那天晚上都在现场,不会传出去的,」他向我保证
「这个周末我不能去,因为阿杰要再过几个礼拜才会出差。」
「难道你不能找一些理由出门吗?」他问道
「当然可以,我会告诉他,我要去参加一个派对,被一群男人轮奸直到淩晨叁点再回家。」我说道
「也许你这麽说,会让他很兴奋哦!」他建议道
「才不会呢,杰是一个很保守的人,他一个星期和我作爱的次数都是固定的,」我说道:「如果我可以去被你的那些学生干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我知道你会去的,我等你!」
——————————————————————————–
那天晚上我在準备晚餐时,电话响起,杰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接电话,他接电话时一直点头,一直回答ok,然后挂上电话。
他走到我身后抱住我,说道:「是公司打来的,我星期六早上要出差,星期天才会回家。」
原本他出差,我待在家裏会很无聊,但是还好,我有事情可做,而且他的父母每个星期六,都会带我们的女儿去他们家,我想到我可以去参加派对,不由得兴奋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林威。
——————————————————————————–
我开始想着那些男孩们会怎麽轮奸我,我在结婚前不晓得被多少年轻男孩搞过,当他们奸淫过我后,我总是会觉得很羞耻,但是却又很舒服,每次一些男人脱光衣服站在我麵前时,我都会失去控製,他们不停地玩着我的嘴、阴户和肛门…
我的记录是同时和廿个男人狂欢,那次是一个朋友邀我去参加一个告别单身汉的派对,因为他们找不到专业的脱衣舞女郎,所以他们要我去兼差。派对由晚上八点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我在淩晨两点时,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但是他们还是一直干了我两叁个小时,不甚至不知道他们一共干了我几次,我只知道一直有人干我,在他们干完我后一个小时,我醒来了,我一丝不挂地躺在旅馆的床上,房内只有我一个人,我的胃裏、嘴裏都是精液,我不知道我到底吃进了几加侖的精液。
我是一个女权份子,但是在性方麵,我喜欢男人支配我,我愿意服从任何男人,或许我有一点被虐待的倾向,任何人都可以用最骯髒的方式奸淫我,我并不喜欢受到伤害,但是在性裏加上一些痛苦是非常刺激的。
我和林威约在一家酒吧会麵,他向他的朋友借了一间房子,我不想把我的车和他的车一起停在那幢房子前麵,那会引人閑话的,所以我把我的身份证和钱包留在我的车上,让林威载我去附近的一个穷人社区,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来过,社区比我想像得还糟,我们借的是一间老木屋,还好那个地方很暗,所以我看不到这个地方的外观有多烂。
我们走过房子破烂的门廊,林威拿出钥匙打开门,我们走了进去,房子裏麵非常破烂,壁纸天花板和墙上剥落,到处都是灰尘,我不敢碰任何东西,或是坐在任何地方。
他带我走进厨房,流理台上放了叁个大冰桶,裏麵装满了啤酒和冰块…
我一口气灌了两瓶啤酒,以安抚我不安的情绪,当我打开第叁罐时,林威说道:「你最好把衣服脱了準备一下,再过几分锺他们就到了,你在卧室裏待着,直到我带你出来。」
我点点头,走过客厅走进卧室,这个卧室真是太髒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卧室,也是一个女人的恶梦,我好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干净。
当我关上门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走进客厅。
这个房间的窗户连窗 也没有,不过我在床头看到一条润滑剂,那张床上只有一张髒髒的床垫,我打开衣橱,想找到一些东西 在床上,但是只找到一张有破洞的小薄被,那根本没有,我又在衣橱中找到一件男人的衬衫,这件衣服很宽,可以当成睡袍,我关上灯,开始脱下我的衣服。
当我脱光我的衣服,我穿上那件衬衫和我的鞋子,那件衬衫的主人一定是个矮子,衬衫短得前麵遮不住我的阴毛,后麵遮不住我的屁股,我的高跟鞋虽然很高,但是至少可以不让我踩到这个骯髒的地板,我坐在黑暗中的床上,不知道我到底在这裏做什麽,我为什麽让自己做这种疯狂的举动,但是我一想到有好多年轻又强壮的小男孩要对我做的事,我感觉我的阴户开始湿了…
我听到前门一共开了六次,然后我听到一个脚步声接近卧室门口,门一打开巴克走了进来。
「为什麽把灯关了?」他一边说道,一边打开灯
「这个窗户没有窗 。」我说道
「别管那个了,你準备好了吗?」
「我想可以了。」我说道
「那就过来吧,」他说道
我下了床走向他,走到他麵前时,他让我转过身,拿了一个东西遮住我的眼睛,绑在我的脑后。
「这是什麽?」我紧张地问道
「嘿!他们都只是小孩子,他们很害羞,而且怕你看到他们,」他说道:「而且,你希望看到他们之间有你的的学生吗?」
他说得没错,我正要和学生性交,这样万一出了事,我可以否认我知道他们是谁,而且,不知道谁上来干自己,也是一个很刺激的点子。
「哦,我忘了告诉你,我答应了我那个借房子给我们的朋友可以来干你,他叫阿西」他说道:「你不介意吧,我的意思是,你又多了一根老二可以干。」
很好,我又多了一条老二?
他把我的眼睛遮好,然后把我身上的衬衫扯掉,拉着我的手臂,让我一丝不挂地走进客厅,客厅裏立刻响起男孩们的口哨声和欢呼声,我知道他们已经看到赤裸裸的我了,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想用手遮住我的乳房,但是巴奇把我的手肘用力拉到背后,让我把胸部更挺起来。
「我说话算话,孩子们,她来了!」巴奇说道
屋内又传出欢呼声,我虽然蒙着眼睛,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拍立得相机所发出的闪光灯灯光。
「不要照像,拜托」我轻声对巴奇说
「他们当然会拍照,」他说道:「他们要记得这个晚上,放心好了,没有人会把照片拿给你丈夫看的,这只是做个纪念而已。」
我很担心,但是我也没办法阻止他们
「好了,全部坐好,」他说道:「要开始上课了。」
室内的人都安静下来
林威走上前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些人还是处男,也知道有些人上过了你们的小女朋友,不过你们大概从来没有看过一个真正的女人的完美胴体,所以,今天我要在这裏为你们上一课女性的生理学。」
我的脸更红了,林威居然要拿我的身体当教材,教这些男孩们认识女性的身体,把我的身体每个部份,详细地讲解给每个男孩听。
「这就是女人,」他大声道:「她不像你们那些没有屁股,没有胸部的女朋友。」
「这是乳房,」他握住我的乳房说道:「有人叫它奶子、咪咪,你摸它的时候,女人会非常兴奋,兴奋的时候,女人的奶头会硬起来,你们看,我才这样摸着她的乳房和你们解释,她的奶头就硬了起来,你可以舔它们。」他一边舔我的乳头,一边说道:「你还可以用吸的,或是轻轻咬她的奶头」
他一边向那些男孩解释,一边咬我敏感的乳头
我一直听到相机拍照的声音,听起来起码有叁台拍立得相机,另外还有一台相机的声音,像我先生那种装底片的理光牌相机。
我怕他们把照片寄给我的先生看,不过我却又发现,让一群人拍着裸体照,会让我更兴奋。
我其实很喜欢拍裸体照,念大学的时候,我曾经让我一个男朋友帮我拍裸体照,照片拍出来很美,而且照片中我的脸略为模糊,他甚至把那张照片放大,挂在他房间的墙上。
当然,我的先生也拍过我的照片,我们家裏有一间私人的暗房,所以什麽照片都可以拍,他把我的裸体照放讲他的皮夹裏,我很希望他把这些照片拿给别人看。
「你不可以咬得太用力,否则会咬伤她的,而且这对下一个人来说,也太髒了。」他说完,室内一阵哄笑,他继续道:「你还可以捏它们、拉它们,」(他扯我的乳头时,我不自主地发出一声呻吟)「或者你可以紧紧抓住它们以防止自己跌下床。」男孩们笑得更大声了。
「现在我们看看阴户」他继续道:「烂货,坐下来,把你的腿张开,让他们好好看个仔细。」
我想蹲下来,让男孩们看清楚,但是我的眼睛蒙着,会让我失去平衡,林威过来扶住我,让我蹲下,我听到男孩们全都靠上来,想再近一点看。林威把手伸到我的阴户上,把我的阴唇拨开。
「这就是男人们最喜欢的东西,有人叫它阴户或小穴,」他用一只手指指着我的阴道口:「这裏就是你们要干的地方,而这裏是阴核,你们如果用手指摸这裏,女人会爽得要命。」他一边说,一边示範,这种刺激几乎让我坐倒在地上。
「来吧宝贝,站起来,把屁股给他们看,」他把我拉起来:「转过身去,这样他们才能看到你最美的臀部。」
「这是屁股,」他轻抚我的屁股说道:「有些女人的屁股很瘦,和男人的屁股没两样,同性恋就是玩屁股的,」他继续道:「但是这个屁股可比他们漂亮多了。」
「张开腿,弯下腰去,让他们好好欣赏欣赏,」他一边说道,一边扶着我让我弯下腰:「就是这样,拨开你的屁股。」
他扶着我,我把我的屁股拨开,露出我的肛门给男孩们看。
「这是女人身上另一个可以干的地方,有些女人比干阴户更喜欢干这裏,如果你们的女朋友害怕怀孕,那麽你就可以改干她的屁眼。」
他在讲解的时候一边用手指玩着我湿透了的阴户,话一说完,就立刻用一支沾满我爱液的手指,插进我的屁眼中,我舒服得差点倒在地上,他的手指大概停留在我的肛门中一分锺,才拔了出来,然帮我站直身子,在他用手指插我后门时,照相机拍照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为了下一节课,我需要你把我弄硬,所以你得蹲下来,」他一边把我往下按,让我蹲在他麵前。
「现在含住它,…就是这样…喔…你吸得很棒…,呜…哦…好了,我想够硬了…。」
我只能想像着那群男学生看着我这个淫蕩女人,张开嘴吸吮着一个同事的阴茎,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异常,或许我真的是一个暴露狂,当林威告诉我够了,要我停下来时,我还不甘心地吸了两下。
「到这边来,」他扶着我走到一个矮茶几前,说道:「跪在这张茶几上趴下,我们要进行下一个阶段。」
他扶着我上了茶几,当我準备好,我发现另一个人走到我麵前来,而林威还继续和男孩们说话。
「阿西要帮我示範,一个女人可以同时和一个以上的男人性交。」林威说道。
我感觉到林威的阴茎在我的两腿之间慢慢地插进我的阴户,他的阴茎不是最大的,事实上,他的老二比我老公的还小,而我湿得泛滥的阴户,也让他很容易地插入,我又发现另一个龟头顶住我的嘴唇,我本能地伸出手、张开嘴,把这根阴茎放进口中,这个男人的阴茎比林威的阴茎只大一些,我舔到阿西的包皮,原来阿西和林威一样,都没有割包皮,我将舌尖伸入他的包皮裏, 着包茎那种特有的酸臭味。
我才舔了阿西的龟头没多久,林威就在后麵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就在我张嘴要发出呻吟时,阿西立刻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口中,一直插进我的喉咙,抓住我的头,和林威一前一后地快速抽送我。
我一直很喜欢这麽让人一前一后地干着,这种干法总是很快地让我高潮,而且这种干法,我通常习惯抓住一些东西,于是我伸手抓住阿西的屁股,让他往我的嘴裏插得更深,不过他没插多久,他就开始射精,当他的第一股精液直接射进我的食道时,我立刻让他的阴茎退出来一点,使他射在我的嘴裏,我好嚐到他精液的味道,精液来得很快,我来不及吞下去,所以有一些精液漏在我的下巴上,相机拍照的声音似乎没有停过,林威似乎也很兴奋,我感觉到他射精在我的阴户裏。
当林威射精结束,他扶我站好,我感有些精液从我的阴户流出,流到我的大腿内侧,男孩们不停地欢呼,拚命地拍照,不可思议地,我对我这麽下贱的举动,居然觉得相当兴奋。
「现在,这位小姐要到卧房去,让你们做实验。」林威说道
阿西给我另一罐啤酒,让我喝下,然后带我走向卧室,我问他是不是弄好了窗 ,或是关上了灯?
「当然,宝贝,」他答道
他扶我到床边,我躺上床準备,等待着第一个男孩子…
和往常一样,此时我的膝盖兴奋得发抖,所以我希望一开始能从后麵来,床上没有枕头,我期待今夜的好戏赶快来…
我没有等太久,我马上听到男孩们走进来脱衣服的声音,立刻我感觉到一个男孩靠在我的两腿之间,他很性急地立刻插进我的阴户,开始抽送,另外一个男孩抓住我的头,把他的龟头顶在我的嘴唇上,我自动地张开嘴,迎接这根阴茎,另外还有一个男孩粗暴地捏着我的乳房,如此的快感让我脑中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那些男孩一直轮流用无尽的精力干我,而我也一直听到照像机拍照的声音,他们一边干我,一边用下流的话骂我,说我是「烂穴」、「蕩妇」、「公厕」等等,但是他们越骂,我就越兴奋。
我像个傀儡般的任由他们摆布,随他们用任何角度、任何姿势奸淫我,有一次我躺在一个男孩的身上,让他插进我的屁眼,另一个男孩上来插我的阴户,第叁个男孩跨坐在我身上,挟紧我的乳房,在我的乳沟上抽送。
男孩们的精液不停地注入我的口腔、阴道和直肠,把他们龟头上剩余的精液抹在我的脸、胸部、小腹、背部、头髮和臀部,精液渗入我的眼罩,使我的眼睛上都是精液,而这些精液慢慢变干,黏住我的眼睛,使我的眼睛张不开,有一个人故意射在我的鼻子上,我张开嘴呼吸时,第二个男孩射了一大股精液在我的口中,我还没来得及吞下去,第叁个男孩又把他的阴茎深深地插进我的口中,若不是有人放开我的手,让我能抹去鼻孔上的精液,我可能会被精液淹死。
我的高潮一个接一个来到,我不知道同时有多少阳具插进我的体内,是一个、两个还是叁个?他们的阳具是长的、短的、粗的还是细的?我只是一直不停喊着「干我」,手一抓到坚硬的阴茎,就把它们送进我的口中或两腿之间,我的全身变得非常敏感,只要碰到我的胸部,可能就会让我高潮,而且是强烈的高潮。
这样搞了好几个小时,终于要结束了,我一定是昏了过去,因为我唯一所记得的是林威扶我起来,试着灌我一杯咖啡,我还是一丝不挂,但是眼罩已经拿掉了,当我恢複神智后,我发觉房间裏的男孩都走光了,而房间的灯光大亮,窗子上也没窗 ,我知道刚才的事情,一定让隔壁的邻居看得一清二楚了。
直到我最后能够站起来,我走进浴室,我看着镜子的自己,觉得看起来像个刚接完一群客人的妓女,精液从我的阴户和肛门中流出来,使我的腿上到处都是,我尽量用卫生纸,把自己的大腿擦干净,浴缸裏很髒,看起来像是一年没有用过了,而且连水都没有,我只能尽量用有限的卫生纸来擦我身上的精液,但是我头髮上干涸的精液,却没办法用卫生纸擦,也没办法用梳子梳理,于是我找了一段小绳子,把头髮起来,让它看起来不会太糟,卫生纸都用完了,我看起来还是一团糟,但是起码在夜色的掩护下,我比较可以不引人注意,这样就可以回家了。
我回到卧室,发现我的衣服都被男孩们当成记念品拿走了,我只有穿上那件短衬衫回家,我和林威上了车,他从后座拿了一些报纸盖住我的下半身,不久之后,我们到了那家我们相约见麵的酒吧,酒吧已经打烊了,停车场裏没有什麽车,我的车钥匙放在我的衣服裏,被那些男孩拿走了,所以我得找出我藏在车上的备用钥匙,才能开车回家,当我弯腰在找钥匙时,林威在后麵摸着我光溜溜的屁股,当我探到地毯下,我知道钥匙在那裏,酒吧裏走出了两个打烊完的工作人员。
「什麽事,老兄?」一个比较高的男人问道
「这个小姐刚参加完狂欢,我只是帮她回家。」林威答道
我赶紧站直身体,想遮住我裸露的屁股
「狂欢结束了吗?我们还可以参加吗?」那个高个子问道
林威看了看四周,说道:「当然可以,为什麽不行?但是她已经累了,也许只能帮你们吹喇叭。」
「实在太好了,」高个子说道
我满脸惊讶地看着他们,林威走到我身后,用手搭在我的肩上。
「宝贝,你为什麽不蹲下,让这两位男士试试你的嘴上功夫?」他一边说道一边把我按下去
他们两个拉下拉链,掏出他们的阴茎,我跪在满是碎石的停车场地上,两手各握住他们的阴茎,交替吸吮他们的肉棒,他们把手伸进我衬衫裏,摸着我的乳房。
我一边帮他们口交,一边又相当担心会被经过的警察发现,一个几乎全裸的女人,淩晨叁点在停车场同时为两个人口交,一定会变成第二天的头条新闻,所以我用尽全力,加快我的速度,让他们尽快射精,我才能离开。
当他们射精后,我把他们的精液全吞下去,继续找钥匙,而他们也穿好裤子準备离开。
当我找到钥匙,那两个人把我身上唯有的一件衬衫剥下,当记念品带走,我只好用报纸盖着身体,开车回家。
邻居们都睡了,所以我不担心被他们看到这个样子,我把车停好,立刻冲进家门,一直跑进浴室冲了个澡,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的乳房和大腿上,有着被那些男孩们捏过的瘀痕,我的阴唇又红又肿,杰明天早上就会回来,如果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一定会知道我发生了什麽事,我该怎麽办?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离开家,但是我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身上的瘀伤过了几天就会消失,在这几天内,我是不是能不让杰看到我的裸体?不太可能,我到底该怎麽办?杰会知道的,他会知道他娶的是怎麽样的烂货,我会失去他的。
最后,我想到家裏有一种药膏也许可以解决进个问题,我打开衣橱找药膏时,一本书掉了出来。
因为药膏不在那裏,所以我捡起那本书,不过就在我要把那本书放回去的时候,我发现书裏夹了一张拍立得的照片,当我看到那张照片时我吓了一大跳,照片中的人是我,一丝不挂地躺在汽车旅馆的床上,周围围着六个男人的阴茎,有一些精液从我的阴户中流出来,很明显地,我刚被这些男人轮奸过,原来,杰早就知道了。
——————————————————————————————–
过了不久,林威的一个哥们出事了,林威花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才将他救出来。由于缺钱花,林威增加了我和和丽的接客次数。最近,几乎我们不用上课了,每天被安排在一间空实验室裏,从早上九点开始,一批批的学生、老师、工人进入我的身体,最多的一天,我竟然被四十多个不同的男人轮奸,一直到淩晨三点才休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