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二卷:第七章 祸起萧墙

时间:2018-01-14 门外的急促敲门声,催得人心乱如麻,看来姦夫淫妇果真是不好当,随便偷情一下,都有一堆人来打扰。
  我正想出声应门问话,但敲门声却忽然远去,敲门人开始敲起隔壁房间的门,似乎不能肯定哪间房间有人。这个诡异情形,加上另一件不寻常事,让我觉得事情不对劲。
  虽然烟雾瀰漫,但是窗外此刻正在剧斗,我隐约可以听到各种喧闹的声音,不过,有一个很重要的应有声音,我却没有听到。
  ……我脚下应有的人声!
  这里是临时指挥处,塔楼一共有九层,七楼以下是人员办事处,九楼是被我画为禁区的专属办公室。
  在我们脚下的八楼,连带茅延安在内,最起码有几十个军务人员。在我和月樱合体欢好的时候,下头一直传来种种声音,但在这串急促敲门声响起时,底下却变成一片死寂,半点声音都听不见,简直就好像……底下已经没有活人了。
  不合理的情形,我本能地回头望向月樱姐姐,脑里闪过几个念头。
  如果有阴谋份子发动恐怖攻击,目标一定是重要人物,而金雀花联邦的第一夫人,肯定是当前萨拉城中重要人物的前五名。月樱姐姐现在落单在此,旁边没有护卫人员,正是最好的下手时机,如果我是敌人,会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不会!
  底下的几十个军务人员,不乏武技优异的高阶军官,还有一个狡猾多诈的茅延安,敌人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不动声息地将他们制住,甚至宰掉,这么强大的实力,肯定是某个类似冶翎兰那样级数的高手,又或者是某个大国的特种部队。
  想到情形的凶险,我心中一惊,满手都是冷汗,回头朝月樱一看,她立刻从我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对。
  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移到门边,从袖中抽出了百鬼丸。果然,隐约的血腥味瞒不过人,外面确实有了动静,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让月樱在这屋里藏好,还是和我一起杀出去?
  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要保护月樱姐姐冲杀出去,我毫无把握,但外头竞技场上十几万个人,只要惊动他们,有高手来援,那就什么都不用怕,问题是,这点是不是也在敌人计算中?
  「小弟,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顾虑我。」
  「姐姐你放心,我拚死也要保护你!」
  说着连自己也觉得没信心的豪语,我从空气中的紧绷感,确认已经有人快要搜到这边来,当下不再多想,从旁边拿了一张椅子,打破窗户扔出去,自己牵着月樱由另一边踹门而出。
  「走!」
  这种小伎俩,我没预期会有效,在破门而出的剎那,我心头转过许多念头,猜测敌人的身份,伊斯塔的巫师群、黑龙会的忍军部队,都是最可能出现的敌人,然而,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景象。
  十几个身穿祭师形式的白袍人,全部都以怪异的三角头套遮面,只露出一双双满是恶意的眼睛,完全就是一副邪教徒的打扮。他们的袍服上以红线滚边,好像绣了什么文字,看不清楚,我正想睁大眼睛去看,哪知道这些家伙看到我们出来,不约而同地大喊,然后朝我们冲来。
  「地球是我的故乡!我要拥抱地球!」
  「地、地球教?搞什么鬼?」
  我给这乱七八糟的情景,弄得瞠目结舌。之前心灯居士提过,在金雀花联邦的新兴宗教里,有一个走火入魔的地球教,深信大地上的所有人类,都是来自天上一个名叫地球的星体,所以应该把灵魂回归母星,才能得到救赎。由于要争取宗教自由,发动武力叛乱,被金雀花联邦判为邪教,大力镇压,已经冰消瓦解,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满脑子的疑惑不解,却已经顾不得这许多,当这群危险的邪教徒高喊「拥抱地球」,朝这边冲杀过来,我也只有挥动百鬼丸,抢先往这些地球教徒迎去。
  教我诧异的是,当我与地球教徒一接触,他们的武功赫然低得吓人,几乎是以跑上来自杀的拙劣方式,攻击还没递出来,就被我以锋锐无匹的短剑,削去了手臂与脑袋。
  有勇气是一件可贵的事,但徒有勇气就是种悲哀了。前后没有几下子功夫,我就把这群不知所谓的东西给摆平,之间我有点担心,月樱会不会给这样的场面吓到,但却发现这想法多虑了。
  月樱是个柔弱的女人,但却不代表她可以随便被欺负,在金雀花联邦的时候,她没有练武,却向高儈学习回复咒文,还有勤练基本的防身术。当我飞快斩杀这些暴徒,有几个重伤的漏网之鱼,拚着最后一口气向她扑击过去,却给她轻巧地闪躲过去,反手抄起一张椅子,将他们打倒在地,蝴蝶翩飞般的美妙姿势,看得人心旷神怡。
  明明是那么凶险的场面,鲜血四溅,横尸遍地,但月樱姐姐的眉目里,只有淡淡的不忍与担忧,浑然看不见惊恐的痕迹,没有寻常女子遇到这种场面的慌乱尖叫。这点让我不由得体悟到,她不愧是金雀花联邦的第一夫人,十二年来见惯了大场面,不管有什么突发状况,她都能那么优雅地镇定处理。
  几下子功夫,刺客已经被切菜切瓜般料理乾净,我甚至不用向竞技场中的高手求援,一个人就佔尽了所有锋头与功绩。
  月樱轻拂了拂鬓乱的髮丝,又红着脸按了按臀后的裙子,这才悄声问道:「楼下的人……出事了吗?」
  「不晓得,最坏的打算,可能已经被干光了。」
  「怎么会呢?就算其他人……啊!茅老师该不会有事吧?」
  这问题只有天晓得了,假如传奇故事中的那位欧伦真是在这里,没有动员几个第六级高手,是杀不进来的,无奈茅延安的实力与他笔下人物相去太多,别立刻给人宰掉就不错了。
  怪异的情形,令我皱皱眉头,让她先待在九楼,由我下去查探一下。
  到了八楼,那里的情形真是凄惨,不过倒与这边有些类似,都是死尸遍地,横七竖八地倒着,只不过这边倒满地球教徒,那边倒着我方的军部人员。
  敌人的下手很重,这些军官个个不是残肢就是碎体,我看得暗暗心惊,刚好发现一个只多剩一口气的生还者,立刻问他。
  「喂!怎么这么凄惨?茅……欧伦先生呢?」
  被我一问,那人睁开目光涣散的眼睛,吃力地抬起手,慢慢指向右方的一个窗口,整个窗子完全破裂,看得见窗外的浓烟与火光。
  「……敌、敌人一出现……他……他……他……」
  「他怎么样?」
  「……他、他就跳窗落跑了!」
  一句话才说完,这个只剩半截身体的不幸军官,就嚥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快速为死者祈福两句,抬头看窗,那里确实有一个大破洞,看来大叔见机很快,一惊觉情形不对,马上跳窗逃跑,不过这里是八楼,他这么要帅跳出去,倒楣的话,现在下场不会比这些嚥气的尸体好到哪去。
  但奇怪的事情仍有一点,就是我不认为以这些暴徒的实力,可以奇袭这处临时指挥处成功。事情的发生太怪异,这些人的存在,倒像是被放在这里,用来转移目光的。
  转移目光?
  调虎离山?
  我蓦地一惊,赶跑回九楼,却刚好看到几道黑影闪电般在月樱身旁出现,而她则软软地倒了下去。
  那几个人也一样穿着地球教徒的白袍与三角头套,但却没有狂乱的感觉,反而隐隐散出一种高手的气派。从这个气势,我就知道,他们才是袭击军部的主使,刚才被宰掉的那些杂鱼,不过是乱人耳目的诱饵而已。
  对付这样的高手,当然不是单单拿剑冲上去,就能摆平了事的,不过我却没有选择,因为如果我像平时一样转身逃跑,让月樱姐姐被他们掳走绑架,我一辈子都会遗憾。
  「站住!把人留下!」
  徒具勇气,没有相应的实力,这是一种悲哀;但是明知事不可为,还向老天祈求奇迹,这却是一种更大的悲惨。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痛恨,自己料事为何如此之準……
  声音才刚刚一喊出来,那群人中的一个手臂一扬,猛烈劲风袭来,正朝他们冲去的我陡觉胸口一痛,脚下立足不稳,一个觔斗后栽出去,连续撞倒几个桌子,摔瘫在地上,全身骨痛欲裂,险些就晕了过去。
  这么容易就把我打倒,似乎连出手的那人都大感意外,我就断断续续地听到他和同伙说了几句话。
  「……真想不到……法雷尔家当年……这厮却如此脓包……」
  「……传闻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源堂的恐怖,让人怀疑他简直不是这世上的人……这小子……根本是绣花枕头……」
  「……血魇居然死在他手里……倒楣……」
  「……长公主……」
  距离隔得远了,他们说些什么,听来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可以理解意思。我撑着昏沉的脑袋,拚命地想要找个逆转局势的方法。
  刚才那一掌,劲道不是非常凌厉,至少没法一掌就把人打死,不过可以这样凌空出掌,那至少已经是第四级的修为,相当于获授正式资格的骑士、魔导师,当这样的敌人不只一个,四周又孤立无援,我该怎么办?
  多少有点后悔,如果昨天回休楚要传我绝学的时候,我学上两手,现在说不定就有御敌之力了。但既然武功不行,就只有把希望赌在另一项技能上。屈指算来,现在距离上一次使用地狱淫神仍不满三次月圆,但上次使用的情形特殊,没有完成应有程序,所以魔力回复得快,如今已经可以运使魔力了。
  短暂片刻内,我拟定好一个连环战术,但敌人会否中我设计,并无把握,只有行险拚一拚了。
  「站住!该死的恶贼,居然敢在萨拉皇城内撒野!」
  外头怎么说也有十余万人,莱恩、回休楚、冶翎兰等人都不是庸手,虽然被混乱状态给耽搁住,但只要我能拖上一段时间,相信就会有人察觉这里的不妥,赶来救援。
  想到这里,我站起来大喝一声,在敌人再次攻击前,率先动手。
  「古老的淫慾之神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向你们祈愿,引导淫邪之力,出来吧!淫虫!」
  法雷尔家的子孙不用武功,却使用魔法,这对他们而言,似乎相当不可思议,更何况我使用的还是六色魔法体系之外,从所未见的淫术魔法,当我把几十尾淫虫召唤出来,散落在他们身上,登时掀起了一阵骚动。
  我不能召唤威力更强一个层次的淫兽,正确一点来说,是不敢。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办法控制召唤出来的淫术生物,而被召唤出来的东西,会照本能去搜寻雌性生物。如果我召唤出淫兽,有很大的可能会波及月樱,相形之下,召唤出淫虫,收拾起来较为容易。
  「什么东西?」
  「小心!」
  几十条淫虫近距离掉落下来,敌人根本无从防备,大乱中被我欺近身旁,靠着百鬼丸的锋利,杀伤一人,趁他吃痛缩手,抢了月樱就跑。
  即使是内家真气的高手,要抵抗淫虫的效果也绝不容易,当初羽虹拥有第五级力量,但仍是给淫虫折磨得死去活来,所以当淫虫成功掉落在他们身上,往衣服里钻,我对局面抱持乐观看法。
  然而,这情形却不长久,就在我沿着阶梯跑到八楼,只感到楼上传来几声大喝,手上微麻的震波,让我知道淫虫已经被净化消灭。
  那几个人都是武者,能够净化淫虫,唯一的解释,就是袍服底下穿着经过光明祝福持咒的法衣,或是画上、刺上符文。可以动员一群第四级的好手,幕后组织一定不小,再加上光明系的净化装备……难道是金雀花联邦的人?当真是什么地球教?
  后头的人追来奸快,想要抢在他们之前抵达一楼出口,绝对没有可能,我唯有兵行险着,抱着月樱闯进七楼,一面把门再关上,一面踢开挡路的杂物,往窗口奔去。
  「思……小弟……你……」
  一声模糊的呻吟,月樱清醒了过来,而她的聪慧,更迅速地明白了我的意图,当我们靠在窗边,她只是抓着我的衣领,以很信任的表情往我看来。
  外头传来了吵杂的声音,那些人可能追了下去,但应该很快就会察觉,追到这里来,我赶忙道:「姐姐,我的武功不好,这里这么高,我抱着你跳下去,后果可能……」
  「你是姐姐的……嗯,姐姐信任你的判断,把自己交给你了。」
  或许是险难关头、心情激荡的影响,月樱的语气虽然含蓄,但用词却与平时有所不同,俏脸更是红通通的,看来性感诱人,更让我心跳加速,要用理智克制,才不至于心防崩溃。
  「做你该做的事吧,姐姐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了,小弟你有吗?」
  彷彿是为了替我打气,月樱一面拂着我额头的乱髮,一面笑问着,说话的语气像只是要带弟弟去郊游。
  门外的脚步声又响起,那些人发现不对,又跑回来了,我把握时间,几乎是屏住呼吸地说话。
  「有,我想问姐姐一个问题。」
  「嗯?是什么?」
  月樱也没料到我会有此一问,眨眨眼睛,表情甚是不解。
  「如果十二年前,我就和今天一样,你会留在阿里布达吗?」
  问题问完,我甚至等不到听见月樱的回答,后头的破门声就轰然响起,我抱着月樱,往窗外纵身一跳。
  「给他们跑了!」
  在耳边急速响起的呼呼风声中,我和月樱猛往下坠,上方则响起怒吼,跟着忽然觉得身体一沉,竟是给一道绳索拉住,止住跌势。
  这情形在我预料之内,本来我就猜到,敌人中可能有使用软鞭、套索之类的好手,以防不测,所以当绳索套住我的身体,要把我和月樱拉回楼上,我也做了反击,积蓄起来的魔力,随着咒语唱颂而发。
  「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魔蛛!」
  咒文的内容并不好听,我也唯有祈祷风声够大,月樱没有听见。在我快速念完这一句后,一只半人高的巨形蜘蛛自虚空中浮现,猝然落封在七楼的窗口,不偏不倚覆盖住那名抛出绳索的地球教徒。
  「啊~~」
  事出突然,当含着剧毒的蛛丝近距离喷发出来,那人全然没有抵御能力,捂着被毒丝腐蚀的头脸,发出骇人的惨叫,跟着被水火魔蛛的两只爪足一夹一挫,他的身体就由中分成两截。
  水火魔蛛再次喷出毒蛛丝,但範围并不广,顶多两、三尺左右的射程,伤人威力不强,但也足够让七楼的地球教徒不好过了。
  地狱淫神的召唤兽,是我最强也是最后的本钱,但我并无法妥善操控召唤兽,维持召唤兽出现的魔力也不足,所以不能正面恃之与敌对战,只能製造出适当的机会,发出致命一击。
  魔蛛的出现,也弄断了缠在我身上的绳索,我和月樱再次笔直往下摔坠,不过这次情形却不同,几道蛛丝及时飞射下来,缠在我的手臂与肩头,承担着急速下坠的力道,把我们两人缓缓放下去。
  在我们快要落地之前,三楼窗户进然炸裂,两名地球教徒破窗攻来,那是没有进入七楼的侥倖者。距离太近,我两手抱着月樱姐姐,没有抵御能力,眼看就要挨上一击!
  就在那两名地球教徒的手,要碰到我身体的前一刻,忽然全身剧震,手脚痉挛,紧接着,这两具身躯忽然变得影像模糊,两道淡淡的形影浮现出来,往东边疾射出去。
  操控死灵的黑魔法技术中,有一种极为高深的召唤技巧,叫做「蚀魂」,能够硬生生将活人的魂魄吸出体外,我只听人说过,但从未在战场上实际见过。
  此刻,这种技巧就在我们眼前呈现,那两名地球教徒的身上,应该有某种光明系的防护措施,却仍是没有抵抗能力,一瞬间就给人强行把魂魄吸蚀出体外,施术者绝对是黑魔法的大行家。
  两具失去灵魂的空洞肉体,笨拙地摔在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成为了我们落地时候的软垫。脚下一踩到实处,我放好月樱姐姐,便立即环视週遭,找寻着某人。
  「两位平安脱险真好,不然,这笔帐如果算在伊斯塔头上,我们可就真的很冤枉了呢!」
  随着这声娇笑,一个妖艳邪媚的身影,娜西莎丝,缓缓从浓烟中现身出来。我想不到那么多高手中,第一个察觉此处有异来援的竟是此女,儘管她出手解了我们危机,却无法保证她不会再下毒手,我握剑在手,摆出防卫架势,却又晓得这完全无用。
  「娜西莎丝,是你吗?多谢了。」
  有别于我的戒备,月樱却像是和这妖女很熟稔的样子,从我怀中挣扎起身,和她亲暱地打招呼。而在我的诧异中,月樱才简短地解释,过去娜西莎丝的朱磨坊歌剧团数度在金雀花联邦献艺,由于仰慕歌剧团的华丽表演,她专程请娜西莎丝教过她舞蹈,双方因此有过私交。
  这还真是一件让人想像不到的事,不过比较起「私交」这个理由,娜西莎丝的额外解释,更能使我信服。
  原来,就在那几头蝎形巨怪突然发狂,喷出浓烈烟雾的同时,几名来自边境小国的使臣忽然站起来,高声喝骂,说要给在座的人好看,跟着,就发生了大爆炸。
  爆炸的来源,是埋在那几个使臣体内的浓缩魔力元素。这些一向被使用在强力魔导兵器上的浓缩元素,有着很强的爆破威力,几个人体内都被埋下此物,同一时间炸开,效果近乎站在火药库边玩火。
  几名人肉炸弹所站的位置,分散在看台上的几个不同位置,浓烟瀰漫中又难以分辨,当时的情形真是千钧一髮,莱恩·巴菲特率先出击,从几头巨兽的夹击中闪电射回,以他超越第六级的强大力量,挥舞手中狮王金剑,如旋风般将靠得最近的两人斩杀,尸骸以柔劲轰向空中。
  动作简单,却包含着高深的武学造诣,只要心里稍有犹豫、出手速度不快、柔劲使得不对,那些人肉炸弹便会立即爆炸,反而酿成巨大伤害。当时,全场能配合他动作的,只有四人。
  莱恩的护卫回休楚、我国的二公主冶翎兰、索蓝西亚的精灵王子伦斐尔、伊斯塔的魔女娜西莎丝,四人出手奇快,迅雷不及掩耳地以各自手段杀掉人肉炸弹,再将残骸轰飞天上,前后造成了几发震波。
  事情并不是只有这样就没了。在这几名显然受到操纵的人肉炸弹完蛋后,几群刺客由不同方位出现,趁着浓烟掩护,分别向邻近的国族攻击,杀人的杀人,放火的放火,甚至还荒唐地相互攻击。
  这场计划中的阴谋,令得场面乱上加乱,但在莱恩、冶翎兰等人忙着斩杀刺客,控制场面时,娜西莎丝却先警觉到不在场内的重要人物,可能面临的危机。
  「任何想发动恐怖活动的人,绝不会忽略月樱夫人的存在,很不巧,今天爆发这场阴谋事件,一定有人认为是伊斯塔主使的,在这些指责声浪出现之前,我得要先做一些洗刷嫌疑的动作啊,要不然,莱恩大总统让这些丑陋的怪东西践踏伊斯塔,我又该怎么办呢?」
  所谓同行识同行,同样也是玩弄阴谋诡计出身的娜西莎丝,便及时阻止了一桩阴谋的发生,这是她的解释,我纵然怀疑,也不会在此时出口质疑。
  基本上,我并不是相信伊斯塔没有涉入今天的混乱事件,而是认为这场混乱是多个势力交错影响运作下的结果,毕竟像这么大的场面,肯定有好几个敌对势力意图发动阴谋,破坏这场大会,只不过一开始被蝎形巨怪的出现给震慑住,未敢妄动而已。
  巨怪的骚动与失控,纯属意外,但却令得处于迟疑状态的几股势力,不约而同地决定发动恐怖攻击,于是有人自爆,有人拔刀,有人放火。一瞬间变成这么热闹的场面,恐咱连刺客群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几股恐怖份子相遇时,居然还会发生厮杀。
  「光之神宫有句话,送佛送上西,今天也算是大家的机缘,跟着我走吧!」特殊时刻,娜西莎丝表现得很大方,鲜红的斗篷一扬,率先走在我们前头,闯进浓烟。
  伊斯塔的魔女果真是非同凡响,浓烟当中危机四伏,才没前进个几步,就遇上了敌人袭击,不过却轻而易举地被这妖女给解决掉。我在后头只见到她出手如风,但手法诡异,全然弄不清楚她是用什么方法制敌死命的。
  一般的常理,魔法师由于多半体弱,动作都不快,加上要念颂咒文,所以只要我贴近距离,很轻易就能看清他们的动作。不过娜西莎丝却是个例外,除了是个高段的黑魔法师,本身也是卓越的武者,单凭我的能耐,根本就无法用肉眼捕捉她的动作。
  浓烟中,娜西莎丝一路过关斩将,也不晓得究竟放倒了多少敌人,是死是活,就在我们正要进入建筑物暂避时,一枪一矛冷不防地刺出,无声无息,功力着实高明,下知道又是哪一路的恐怖份子。
  能够恰好选上身份尊贵却娇弱的月樱,他们运气本来不错的,但碰上娜西莎丝,则是他们今生最大的不幸。
  「噬灵之焰,去吧!」
  袖袍翻捲,一双异常白皙的手腕,迅速沾在两把长兵刀上,轻轻一碰,下一刻,彷彿来自地狱的黑色火焰,把敌方连人带兵器瞬间吞卷,只听得惨厉痛嚎与火焰剥裂声齐作,两名实力不俗的敌人,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黑火化成了灰烬。
  「黑火?」
  我有些惊讶,因为黑火在黑魔法中有着相当特殊的意义,娜西莎丝能够修炼黑火,这点很是出我意料。
  「不用讶异,这点小小本事还不值得法雷尔将军惊奇。」
  听见我的声音,娜西莎丝没有回头,但撂过来的一句话,却让人感到她的不怀好意。
  「同样的事情,你家里偷藏的那位魔法师,一样也做得到,已经见惯的您没有必要特别对我表示惊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