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狎弄幼儿

时间:2018-01-14 神啊!我哀求你,请帮帮这罪恶的我,因为我管不住自己的慾望,没法从那比麻药更甜美百倍的堕落中挣脱出来……
我的故事发生在一九九八年,自己刚满三十岁的那一年。那时,我住在一个气候温暖的好地方,在一家极具规模的瓦斯公司担任会计。
很不幸地,我的弟弟史蒂芬在一场意外中过世,留下了他的家人与沉重的担子。
史蒂芬生前是一个推销员,做生意的手段相当杰出,但可惜没有存款的习惯,意外来临后,家里什么恆产也没有。
他留下了一个美丽而仍然年轻的老婆,我的弟妹贝丝;两个年幼的孩子,我八岁的侄儿小强、六岁的侄女安莉莎。
和活泼好动的哥哥相比,安莉莎有些异常。在她八个月大的时候,一场突来的脑膜炎疾病,持续发烧的高温,烧坏了她的脑子。
在外表上,她看起来和一般人没有什么分别,一个健康、漂亮的六岁小女孩,大多数人甚至会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女孩。只是仔细凝视,她甜美的笑靥除了天真无邪外,更多了一种没法挽救的傻气。
有着大概四岁小孩的智商,安莉莎还是可以说话、也能明白别人的意思。就某些方面来看,安莉莎是个非常快乐的孩子。父母给了她全部的爱,所有见到她的人,也都为着她的可爱外表、童稚言语,深深地喜欢上她。
她可爱的外貌,遗传自美丽的母亲。母女俩都有同样的娇小个子、金髮、蓝眼、长长的眼睫毛,还有甜蜜动人的嗓音。
尚未发育的乳房,小巧可爱;双腿结实修长,粉臀浑圆,要不是她的智能障碍,安莉莎会是一个最让人羡慕的小女孩。
当我听闻噩耗赶去,与贝丝会晤,商讨他们一家人往后的事宜,这才发现一件事︰他们真的是很缺钱!
史蒂芬的保险,刚好可以支付丧礼的费用、偿还一些贷款,却完全没给他的妻儿留下半点财产。
由于我尚是单身,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他们直接搬来与我同住,由我支付他们一切的生活费用。
我的积蓄颇丰,单是靠利息,已经可以让贝丝无须工作,一家人过着悠闲的生活。当然,安莉莎特殊学校的学费、医药费用,我也全部担下。
相互扶持,悲喜相依,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贝丝和我就变成了好朋友。一天晚上,孩子们都已经上床睡觉,我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贝丝忽然出现在客厅门口。
成为寡妇已经数月的她,此时穿着一件丝质的短睡袍,下摆露出了一双粉雕玉琢般的美腿;贴身的布料,更将她浑圆挺翘的香臀显露无遗。
「哈力,你要喝点东西吗?啤酒?还是什么其他的?」贝丝两颊酡红地问着,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了几分酒意。
「一杯啤酒大概就够了,谢谢。」不知为什么,今晚我很想喝酒,所以并没有拒绝她的邀约。
当她端着两杯酒,回到房门口时,有意无意间,她睡袍的领口开了少许,令我看到一截雪白的乳沟,并且对那双C罩杯的饱满山峦深深着迷。
彼此乾了一杯,在互碰杯子后,我们并肩坐在沙发上谈话。
「哈力,我要再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帮忙,我们一家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史蒂芬他人很好,但是太不会理财,前阵子他在股票上赔光了所有积蓄,却完全不告诉我们。律师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感觉真是晴天霹雳。」
贝丝感歎道︰「没有你,我们大概就要宣布破产,一家人流落街头了。我该谢谢你,而且孩子们也很喜欢你,安莉莎还和我说你比她爸爸对她更好。」
「她是个很乖、很可爱的小女孩,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喜欢她的。」我歎道︰「只可惜她的脑子……」
听见这句话,泪水立刻从贝丝的眼角滑下。我连忙把她拉过来,脑袋斜斜倚靠在我肩上,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
贝丝抬起头,哀怨地看着我,她那水灿灿的眸子,此刻盈满了无言的泪水。
情不自禁,我一时间忘记了她是我弟妹的这个身份,凑近过去,在她丰润噘起的红唇上印下一吻。
「嗯……」
贝丝发出一声轻哼,当我因此而惊觉,想要退开道歉时,我这美丽的寡妇弟妹已主动回吻过来,任我将舌头伸入她口内攻城掠地。
无须多说什么,我把手游移进她的睡袍内,探索那具滑不溜手的粉嫩胴体,轻轻捧起了她饱满圆滑的一双雪奶。
将那对肉感十足的乳房捧在手中,慢慢抚摸,不久,敏感的奶头充血硬挺,我忙不迭地轻夹住,挤捏浅棕色的乳晕。
受到刺激,贝丝热切地渴求我的亲吻,舔着我的嘴唇,更主动吸着我的舌头,与她的香舌缠绕共舞。
不知不觉间,贝丝解开了我的裤拉炼,而当她将我那硬得像根铁棒的肉茎,自裤裆里掏出,在她柔软的掌心里散发热度,她发出了一声引人遐思的娇吟。
龟头、睪丸,还有肉茎的每个部分,都被仔细地搓揉。在她纤指的拨弄下,肉茎很快就怒挺如枪,像一尾择人而噬的毒蛇。
这时说什么都是多余,我老实不客气地解开她睡袍的衣带,让那对高耸的玉乳,还有她充满成熟韵味、三十二岁的少妇胴体,整个裸裎在我眼底。
没有穿戴胸罩,睡袍下仅着一件半透明、开高叉的蕾丝亵裤,看来火辣动人。而在我的目光凝视下,一片湿溽渐渐洩污了亵裤的底部,诉说着女主人的亢奋情慾。
停止了热吻,贝丝望着我的明眸忽地泪眼濛濛,咽呜道︰「哈力,就是你把我当作淫妇都没关係,但是求你千万别拒绝我。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如果你拒绝,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眼前这女人是我弟弟的遗孀,我的弟妹,照道理讲,我是应该要自制的;可是一股难耐的慾火,此刻同样烧灼着我。凝视这具美艳的胴体,我亢奋难当,别说是弟妹,就算她是我亲妹,我也会狠狠的,着火一般的她。
「贝丝,别这么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史蒂芬已经死了,你还年轻,不需要为他浪费你的下半辈子,小强和安莉莎年纪还小,也都需要一个新的爸爸。与其是别的男人,不如就让我来照顾你们吧!」
攫住弟妹饱满的玉乳,我亢奋地说着禽兽不如的话语,在她耳边轻轻道︰「把你交给我吧!往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在我的抚慰下,贝丝彷彿失神一般,慢慢地点了点头。
大喜过望,我吻上了贝丝的粉颈,手掌却趁隙探入弟妹的裤裆,摸索她已湿溽的雪白耻丘,将中指缓缓伸入滚烫的牝户。
「嗯……」
贝丝急促地喘息,整个娇躯弓起来,贴靠着我,握住我肉茎的手也加快频率,上下套弄。
激情中,我们褪下了彼此身上的衣服,当我的短裤被脱到膝盖,贝丝跪伏在我两腿间,羞怯望了我一眼之后,将我硬挺的肉茎纳入她口中,吞吐吸吮。
看着弟妹那两片丰润红唇,在我肉茎上猥亵地上下移动,激昂的快感,几乎让我当场就射出精来。
勉强将这感觉忍下,我将贝丝拉开。一条由唾液编织成的灰白细线,连结着她的红唇、我的肉茎,登时组成一副淫靡之至的景象。
让贝丝在地毯上躺下,我趴伏在她身上,也不再作什么前戏,随着腰部一挺,忍耐多时的肉茎便进入她湿热淫穴,开始抽插。
喘息、娇吟,一时间不绝于耳,这个美艳风骚的俏寡妇,此刻就在我身下辗转承欢。一种姦淫亲弟妻子的背德快感,让我将她疯狂相干,浑然不顾我俩的狂呼大叫,会否吵到已经睡着的孩子们。
干得性发,我索性将贝丝两条粉腿一齐扛到肩上,让性交力度更强、更快,胯下双丸更不时击打在她雪白屁股上,啪啪有声。
在这淫蕩的节奏里,贝丝的狂呼浪叫,像是痛哭一般,响彻整间屋子。
这时,我惊讶地发现,安莉莎不知何时已坐在二楼的楼梯口,好奇地看着她的母亲与大伯,裸体作着奇怪的动作。她的表情早已看得出神,更不自觉地吸着大拇指,两眼呆呆地凝视过来。
被自己的弱智侄女,用那种纯洁无邪的眼神,观看我姦淫她的母亲,这个事实为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连续抽插后,在贝丝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我把自己火热的生命种子,强而有力地注入弟妹的美牝穴之内。
精液的热度与冲击,似乎令贝丝狂奋不已。在高潮中,她发出了喜悦的哭叫,粉腿缠绕到我腰上,将牝户内的肉茎紧紧夹住;阵阵热烫的淫蜜,也像潮水一样,沖刷着我的肉茎与睪丸。
经历了激烈的性交,我们两个搂躺在一起,感受彼此的体温,一时间把什么都忘记,直到我想起安莉莎的存在,这才焦急地提醒贝丝。
她吓了一大跳,连忙站起来,顾不得精液与蜜渍在大腿淌出秽痕,贝丝披上睡袍,奔上楼去,把女儿带回房里睡觉。
我们的伯媳通姦就这样开始,连着几个月,贝丝每晚都与我同床共枕,像是一对真正的夫妻。
为了要哄弄她,我答应她过些时候会和她结婚,给她名分。贝丝也开心地让孩子们改口唤我「爹地」。
跟着,我渐渐发现,安莉莎在女性该有的矜持上,欠缺自觉,贝丝显然没有在这方面教育好她。
不管是屋里屋外,安莉莎常常只穿着单薄的内衣裤,就这样高兴地跑来跑去,有时候甚至是裸着身体跑出去。
这种情形一再重演,结果,每次听到开门声,我或着贝丝就得要赶过去,确认急着要出去玩的安莉莎,有没有穿上足够的蔽体衣物?
实在很难想像,一个六岁小女孩的裸体,会这样美丽到几乎性感的地步。我总是逼着安莉莎穿上衣服,然后才准她出去。可是,每次帮她穿衣服的时候,一面触摸她赤裸的肌肤,我胯下肉茎就几乎膨胀到痛。
对于这种念头,我心中自责不已,可是仔细一想,真是不可思议,我在搞了弟弟的老婆之后,又对他的女儿有慾念……老天!她才只有六岁啊!
没过多久,贝丝怀了我的孩子,肚皮像吹气一样膨胀起来,为着某些理由,这次的怀孕惊险万分。
她的体重大为增加,脚、腿浮肿得像是一头大象。本来就丰满的乳房,此时几乎是肥硕的巨乳了,不但乳晕浑圆肿大,更变成了一种咖啡似的巧克力色。
不知是否是因为与大伯通姦成孕的报应,一般孕妇都会有的晨间倦怠与孕吐,她犯得特别厉害。在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影响下,贝丝对性事完全冷淡下来。
之前连续数月,享受着那么频繁的性交生活,忽然之间说停就停,没过几天,我的性慾就累积到要爆发,几乎饥渴到看见女人就想上。
最后,当贝丝开始阵痛,我连忙将她送进医院。分娩的时间拖得很长,医生告诉我,贝丝这次是难产,大量失血,身体变得很虚弱,但最后她还是努力地帮我生下一个胖嘟嘟、大声啼哭的可爱女儿。
由于难产,贝丝还得在医院里多待几天,回家之后也要休养上几个礼拜。近一年来的首次,我一个人在床上孤枕难眠,辗转反侧,而我非常地厌恶这种感觉。
我现在需要的,不只是性生活方面的发洩,还需要一个热呼呼的胴体,在夜里睡在我身边,给我温暖,伴我安眠。
这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不让安莉莎和我一起同床睡呢?至少我可以搂着一个舒服的肉体入眠,她根本不会在意,也不懂得在意。
安莉莎这几天也哭着要妈妈,和她同睡可以安慰她,何况她是我的侄女,我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不是吗?
考虑着这个想法,这晚,我帮安莉莎洗澡,这本来是贝丝的工作,这几天由我代劳。当碰触到她柔嫩的女性部位,我短裤里的肉茎直顶着裤头,呼吸也变得急促。
用毛巾沾着肥皂,我擦拭她雪玉可爱的平坦鸽乳、粉粉白白的小屁股,而安莉莎只是一直哼着小曲,玩着她的橡胶鸭玩具。
或许是因为我太渴望贝丝,帮安莉莎洗完澡后,我也脱光衣服,和这美丽的小妖精一起泡到澡盆里去。
她看着我硬挺的肉茎,眼神里充满好奇,一面看、一面伸手碰触自己胯间,好像在奇怪,为什么她自己没有这样的东西?
我再次帮她打上肥皂,特别小心地用毛巾擦拭她尚未发育的纤幼雪奶,特别是峰顶那两粒可爱的小红梅。
不能理解我的动作,安莉莎笑着躲避,直嚷着︰「痒痒,爹地,人家痒痒。」
我帮她洗完胸部,接着就把目标转移到她两腿间,那光洁如缎的无毛小牝户。安莉莎回应我的动作,主动把身体贴靠过来,好像很享受这份抚摸一样。
「安莉莎,别动,爹地帮你把小屁屁洗乾净。」
急切起来,我把阴茎放在她两腿间,轻轻抵触着她的粉嫩幼穴,来回摩擦。
难以形容的慾火,我激烈地喘着气,在几下痉挛后,几道白浊的精液,喷洒在浴盆里。
「爹地,好黏喔……」
安莉莎笑着靠过来,表情是那么样的天真、可爱。想起我刚才对她做的龌龊事,看着玷污了她光洁小屁股的精液,我打从心底地厌恶、诅咒自己。
抱她步出浴盆,我帮她擦乾净身体,亲亲她、抱抱她,而安莉莎也很亲暱地回亲我……那种家人间的无邪亲吻。
我带安莉莎回到她房间,帮她换上她最喜欢的皮卡丘睡袍,但考虑良久后,还是没有为她穿上内裤。这时,我还不住对自己说,这样子安莉莎可以睡得舒服一点,毕竟,她从没有过尿床的纪录。
在这之后,我把她带到我的房间。看见那张大床,安莉莎欢呼一声,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
我走到床边,她把两手环抱住我的颈子,像小婴儿一样地吻我,而我则本能地搂过她,迟疑地把舌头伸入她嘴里。
安莉莎露出很讶异的表情,但仍然信任着我,让我吻着她,并且伸出她小小的舌头,回应我的动作。
无比刺激,要不是刚才在澡盆里射过精,我现在一定会在裤子里射上一炮。为了防止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我连忙与她分开,为这侄女盖上被子,自己一个人走到楼下,弄了一杯烈酒,一饮而尽。
想着犹自睡在楼上的那个小天使,我就深切诅咒自己的堕落与罪恶。
也许我该打手枪自渎,这应该会有点帮助,所以我放了一片黄色影碟,自己独个在客厅手淫。一天晚上射精两次、高潮数次,多少能减低自己的色欲吧!
我经常裸睡,而当我打完手枪,回到卧室,安莉莎也还没入睡。她两手放在胸前,看着我墙上贴的海报︰一个半裸的金髮美人,丰乳肥臀,以一个猥亵的姿势坐在岩石上,两手搓揉着自己的一对豪乳。
「爹地,奶奶大大……」安莉莎疑惑地看着我,笑问出声,好像在奇怪,那个女人的胸部怎么会这么大?
面对小天使一般的安莉莎,我心中不住抽痛,为何自己像头野兽一般地丑恶?上床后我背对着她,或许是连射两次精,耗损过度的缘故,很快就入睡了。
再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我重新回复精神的肉茎,正抵着安莉莎的小屁股。她的小睡袍不知何时已经被掀高到腰部,让我很轻易地就可以将肉茎伸进去,摩擦那令人疯狂的光滑耻丘。
儘管心里晓得不该,但意识上却忍耐不住,我把侄女的睡袍拉高,婆娑那如剥壳鸡蛋般的幼滑香臀,将肉茎夹在她腿窝,来回搓弄。
这时候,我还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仅是单单的碰触,并不是真的性交,应该没有关係的!
安莉莎睡得很沉,任我怎样玩弄,都没有反应,没有打扰到她的睡眠。片刻之后,她的小牝户慢慢渗出了热气,不久,温湿的黏液流了出来,我霍地一把拉开被子,将安莉莎转过身来,分开两条幼滑的小腿。
埋首在她腿间,嗅着那清新的肥皂味和幼女的香气,我亲着安莉莎的牝户,慢慢地舔了起来,心中仍为自己的行为自责不已。
因为担心再次喷出精液时,会沾洩到她身上,我从床畔拿了条手帕过来,随时可以擦拭。
做好保护措施,我像是一个久未进食的饕客,在安莉莎的牝户卖力舔吻,从肛门到幼穴,爱怜而珍惜的亲吻。
「爹地……」
忽然听见这样的声音,我抬起头来,安莉莎已醒了过来,正瞪大眼睛,用她那童稚天真的表情,对着我笑。
在我意会过来之前,安莉莎主动分张开腿,但表情却仍是一样,浑然没有任何改变。
既然她明显地不在意,也不避讳我作的事,我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把肉茎前端放在她腿间,在这处女幼牝上摩擦。
当我把身体压在安莉莎身上,龟头也半插入她粉嫩的裂缝,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任我持续挺入,不作任何抵抗。
直到我把半截阴茎强塞了进去,安莉莎才皱着眉头,雪雪呼痛。
「爹地,好痛啊,安莉莎痛痛……」
肉茎入幼穴,轻易冲破脆弱的处女膜,夺取了她纯洁的童贞,还没抽弄,就已经苞开血流。
可是,她柔嫩的穴肉,却夹着我的龟头。前所未有的紧迫压力,使我更加肿胀,跟着就像一头野兽似的,让阴茎在幼穴里抽插进出。
安莉莎躺在床上,头歪向一边,手则垂在另一边,毫不反抗地接受我的施虐。
把玩侄女儿的雪玉小奶,她仍是静静地躺着,既不明白我这样做的用意,也没有感到性爱的喜悦,眼中除了痛楚与不适,跟着就是茫然。
明明知道自己此刻的所作所为是何等丑恶,我却难以自制,反而越益兴奋,在许多下顶撞后,精液喷进了稚嫩温热的小幼穴,从穴口一点一滴的渗漏出来。
精疲力尽,我趴卧在她身上,这时,安莉莎小声地叫道︰「爹地,安莉莎要嘘嘘、要尿尿……」
我把她带到厕所,帮她洗涤沾上秽渍的小腿、幼穴口,把上头的精液痕迹、处女血痕擦拭乾净。
蹲坐在马桶上小便的安莉莎,则是一个劲地抱怨,那里痛得像是被火烧了。而在她小便的时候,我也看得很清楚,一滴一滴的白浊精液,聚合在她牝户口,拉成一条猥亵的长线,滴落到马桶里。
狎玩亲侄女的罪恶感,再次鞭笞着心灵,我走到浴室外头,捶着墙壁,发誓自己再也不会作第二次。
连续几天过去,我发誓的决心一点点地流失。每天晚上,当我觉得饥渴难耐,就会把安莉莎拐上床去。
神啊!我诅咒自己的堕落,但我真的克制不了!
对于我的施暴,安莉莎一直在叫痛,但却没有反抗,只是顺着我的意思,分开两腿挨插。
虽然不清楚她有没有来过月经,不过以她这样小的年纪,应该是不用担心怀孕吧!
我是这样相信着的!
贝丝不在,而我每次干安莉莎的时候,小强不是已经熟睡,就是出门去,所以这件事完全没有别人知道。
我曾经在小强的房里,找到一些黄色录影带,也看到自渎用的卫生纸,看来这小子倒是继承了我们家的好色血脉。
也因为这样,当我发现他在偷看我房里的成人影带时,我并没有拆穿,仅把这当成孩童接触性知识的一个过程。
这天,公司给了我一件工作,必须要出差到别州去。我吩咐小强,好好照顾他妹妹,我大概隔天就会回来。
一切要做的很简单,我弄好了他们一天份的食物,也留下了钱,小强也表示一切都没有问题,要我放心出门。
所以,我安心地开车去机场,等着我的班机。在机场还感到不放心,打电话回去查问,小强说大小事都平安,他会顾好所有的事。
出乎意料,由于天气恶劣,班机在延迟两小时后,宣布取消,我无奈之下,只有打道回府。
当我开车进入车库,非常讶异地,我发现房里一点灯光也没有。孩子们这么早就入睡了吗?像这种大人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应该会玩得晚一点啊!更何况现在才晚上八点……
从车库开门进入厨房,在进到客厅时,一些奇怪的声音让我萌生警意,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小心地不发出半点声音。
怪异的声响来自楼上,我缓缓地上楼,声音也清楚起来。
不会错,那种弹簧叽叽作响、啪啪击肉声,还有男女欢好所发出的喘息、呻吟,都只诉说同一个事实︰有人正在楼上做爱!
声音是来自安莉莎的房间,我小心地来到门外,想像内里所发生的事,心头倒抽一口凉气,当下转开门把,微微将门打开一条缝隙。
而我看到的景象,一如我先前所料的那样,极度震惊着我︰安莉莎赤裸地躺在床上,两条粉腿高举在半空晃蕩,她的亲哥哥小强,趴伏在她身上,像干一条母狗一样地姦淫着她。
「你、你……哦!」
雪白可爱的小奶子,在哥哥的揉捏下扭曲变形,每一下抽动,安莉莎的两腿就在空中狂摇,小屁股也像被狂风暴雨吹袭一样,激烈地上下颠动。
看着两具纤瘦的胴体交叠在一起,细小肉茎插着粉嫩幼穴,应该是天真懵懂的孩子,却干着最不可饶恕的罪行,我的心疼得纠结作一团。
安莉莎的雪臀上,已经沾洩了精液的秽渍,换言之,在我去机场的这段时间,小强起码已经姦淫他亲妹两次了。
微张开小嘴,安莉莎的笑容还是那么样地空洞无神,谁也知道她之所以躺在那里,只是因为不想让哥哥不开心而已。
而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进房去,把小强从他亲妹身上拉开,不由分说,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
怒气勃发,我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禽兽不如的小子,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捂着面颊,大声嚎哭起来。
「爹地,不要!求求你别打我!」小强哭道︰「你、你自己不是也对小妹这么做吗?我又没有弄痛她,是安莉莎自己愿意脱掉衣服,躺在床上任我搞的!」
恍如晴天霹雳,剎那间我怒意全消,无力地跪倒在床边,脸上不知何时也流遍泪水。
「小……小强,我们不该这么做的,你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吗?神明会惩罚我们的!」
气氛紧绷,我们叔侄俩彼此对望,眼中都有着羞愧与愤怒,但在我继续开口说话之前,安莉莎跃下床来,很亲暱地搂吻着我们,先是我,再来是小强。
她的吻很纯洁,不带半分猥亵意味,可是在那之后,安莉莎又跳回床上躺下,对着我们分开两腿。
看得很清楚,她小小的幼穴口,沾满了精液、蜜汁的秽渍,还有一部份正从稚嫩的肛门口缓缓流出……天杀的!小强刚刚居然在搞他亲妹的屁眼!
「来玩嘛!爹地,来陪安莉莎玩……」听见这样纯真的呼唤,我的心像是要裂开来了,整个人跪倒在地上,泪水在面上狂流。
「哥,来玩嘛!陪安莉莎玩好不好?」小强呆了一下,跟着也大哭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出门外。
我搂过安莉莎,亲亲她天使般洁净的脸蛋,再吻了吻她湿润、柔软的唇瓣,本来的用意是想安慰安慰她,但是,邪恶慾望很快就佔领了我的心灵。
彷彿受到某种魔力操控,我没法自控,开始舔起她纤弱的肢体,亲吻那不足一握的晶莹鸽乳,之后来到她胯间,舔弄那可爱柔嫩的窄小肛菊。
在安莉莎的童稚呼唤中,我攀上她的娇躯,肉茎亦熟悉地顶入她紧窄若处女的幼穴,卖力地抽插。
我教导安莉莎,当肉茎插进幼穴时,她该如何地扭屁股靠过来、夹紧两腿,来让男女双方得到乐趣。天真聪明的她学得很快,没几下工夫,就懂得淫蕩地扭起小屁股了。
小强站在门外头,赤裸着下半身,双手不住套弄阴茎,等着接我的班,一起轮姦他的弱智妹妹。
两个月之后,当贝丝抱着女儿出院回家,她所看到的,是趴在马桶边乾呕不已的安莉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