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双美嬉春

时间:2018-02-08 春末夏初的气候,总是使人最舒适的季节,运动场上的健儿们,都在这个爽朗而又舒适的气候之下,大显身手。
家政职校的女学生们,在课余之暇,也都走出教室,在运动场中,做了一些活动身体的运动。
健美操,是这所家政学校中的女学生们,最喜爱的运动,而这所学校,都是女生,人们都习惯的,称它为新娘学校。
美丽的女孩子们很多,其中也有很多难以入目的女生,但是聪明大方而又美丽的女生们,在这所学校之中,总是出尽锋头,得到了不少的讚美。
赵燕玉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进入了这所学校,已经有一年了,当这个学期终了时,她将要进入二年级了。
林静玲和赵燕玉是同班同学,两人的私交也很好,不论什么时候,她们两人总是在一块,连上厕所,也都是同进同出的。
虽然这是一所女校,其中的闲言非语,也是很多,同学们看到赵燕玉和林静玲,成天同进同出的,都说她们两人在搞同性恋。
这虽然是一些闲话,而数在赵燕玉和林静玲的耳朵之中,脸上都是有一些发红,这件事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原来是在-个週末的午后,同学们都数学了,林静玲和赵燕玉两人在校园的草地上坐着,两人天南地北的谈论得忘记了时间,一直的在嬉笑着。
她们两人穿的都是学校的制服,白衬衫、黑裙子,而赵燕玉的身材,已经显露出少女特有的曲线来,而她的衣服,又使得特别贴身,裙子也短,更把她那均匀修长而又细白的大腿,露出的很多,叫入看了就会心动。
林静玲看了,就笑笑的,用手在赵燕玉的大腿上,上下的摸了一摸,顺手又在燕玉突出的胸前,揉了一下笑道:
   「小赵!我看妳是差不多了。」
赵燕玉被她这样突然的一说,说得答不出话来,也笑看说道:
   「妳这小妮子,说的是什么,我都听不懂?什么差不多了?」
静玲笑道:
   「我是说,妳长的越来越迷人了,这-只腿,又白又嫩的,如果我是男生,-定要把妳给追上,才安心呢?」
燕玉听她说的,又是那些男女关係的事,心里就有数了,也不管林静玲有什么反应,就笑道:
   「静玲,跟妳说真的,那个叫做刘云山的,昨天一大早,就在马路上等我,说了一些怪怪的话,好叫人有些怕怕的呢!.」
静玲问道:
   「妳这个大美人,还怕什么?到处都有男人追,像我这样的,就是没人要。」
赵燕玉听了,笑着打了她一下,然后说道:
   「妳少在我面前要花样,前两个礼拜,妳和柯武去开旅馆,是在为什么?问妳妳只是笑,看妳的样子,好像已经不是处女了。」
林静玲一听到说到了柯武,心也只是跳,脸也只是红,同时也有一些害羞的样子,把头低了下来。
燕玉问道:
   「快点自己招了吧!免得我强逼妳说出来。」
林静玲向四下里看了一看,然后说道:
   「小赵!说真的,妳可不能笑我呀!」
燕玉道:
   「我笑妳干什么?女孩子和男生交朋友是正常的事情,只有老师们古怪,不准我们接近男生,妳和我说有什么关係?我们两人是要好的同学嘛!」
静玲道:「柯武是读高中的学生,已经高三了,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本来也不认识他,在公车上,天天会遇到他,每次都在我身上胡摸。」
燕玉笑道:
   「妳不准他胡摸,人家不是就不敢摸了嘛!大概是妳送上去,人家才下手的。」
静玲道:
   「才不是呢?因为车上的入多,好挤的 ,别人把我挤到他身边,我的胸部,就顶到柯武的身上,他笑了一笑,就伸手向我下面乱摸,好怕人的。」
接着,校园之中,又来了几个女同学,她们不是同班的,平时都不打招呼,为了怕别人听到了她们两人的秘密,赵燕玉和林静玲就不再谈下去,两人并肩的走出了校园。
学校之中,虽然是週末,三三五五的学生,还有一部份留在校中,有的在作功课,有的是专门为了说笑而留在校中,因为週末不上课,也没有老师来管,各人的行动也都自由的在发展着。
林静玲拉了赵燕玉的手说道:
   「我们去玩好嘛?」
燕玉道:
   「我也想出去走走,可是又到那里去呢?」
静玲道:
   「到西门町去好了。」
燕玉笑道:
   「除了西门町,我们就没有别的地方好去吗?」
静玲道:
   「别的地方是有,可是那地方都是没有格调的地方,走起来都不带劲的。」
她们两人在校外的红砖道上,正慢慢的向着公车站走去,口中不停的在说看话,也没有注意身边。突然之间,林静玲的身边,有人在她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林静玲吓了一跳,回身一看,不由得的,脸就胀红了。
赵燕玉也跟着回身往后一看,就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高中学生,在林静玲的身后,用手在林静玲的肩上捏弄着。
静玲道:
   「哎呀!是你,把我给吓了一跳,你怎么这样吗?在马路上就动手勤脚的。」
赵燕玉看看这个男生,并不认识,把头低了下来说道:
   「静玲,这是妳的朋友呀?我先走了,明天妳到我家来找我好了。」
林静玲见燕玉要走,一把就拉着燕玉道:
   「什么话嘛!我们两人一块,这位同学就是柯武 柯武笑嘻嘻的,对着赵燕玉点了一点头,然后又对燕玉仔细的看了一看,觉得赵燕玉的样子,长得非常好看,身材也十分的可入,就笑着说道:
   「原来是赵小姐,真是一位大美人啊!我前几天已经听到静玲谈过妳。」
赵燕玉从来也没有和男生们多谈过话,现在被柯武一讚扬,她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把脸红着。
柯武道:
   「两位小姐,今天是週末,我请你们去吃咖啡好吗?」
林静玲由学校出来,心里就想去找柯武,虽然和赵燕玉是要好的同学,她和柯武在十多天前,已经发生过肉体关係,这几天每天都为了性慾的冲动在强忍者,那里还有心情去闲逛。想不到在学校外面,遇见了柯武,如果要不是赵燕玉在一块,他们两人有可能就一同走了。
但是林静玲为怕赵燕玉为说出她的秘密,所以把燕玉留在一块,一面在动脑筋,想要和柯武再去搞上一次。
静玲听柯武说要请吃咖啡,就说道:
   「燕玉,陪我一块去嘛!」
燕玉笑道:
   「你们两人去好了,我夹在中间当电灯泡,怪没意思的,同时也影晌你们的谈话,多没意思呀!」
柯武说道:
   「赵小姐,一块去嘛!其实我和静玲,也是很普通的朋友,能够和妳认识,也是我的荣幸,妳又何必那么保守吗?」
燕玉笑道:
   「我一点也不保守,只是为了使你们交往的自由一些,两个人一起,不是很好吗?又何必拖着我呢?」
静玲道:
   「燕玉,我说话比较直爽,妳也不必多心,妳是不是有意思去找妳那位刘云山呀?」
燕玉听了,胀红了脸,低头说道:
   「你要死了呀?我和他又不太熟,只是认识而已。」
柯武道:
   「认识就是朋友,现在是开放时代,赵小姐又何必那么保守吗?」
经过了一阵的商量,赵燕玉想了一想,一个人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静玲又拖着不放,不如一同去玩玩好了。
在一间灯光黑暗的地下室中,排满了咖啡座,一对对的情侣们,正亲热的拥抱在一块,情话绵绵的,正低声的细语着。
赵燕玉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心里有些不太自然。林静玲是和柯武来过这里,显得比较自然。侍者送上了饮料,那里知道林静玲这时拉着柯武,两人就坐在一块,赵燕玉只好坐在他们的对面坐位上。
静玲不停的只是和柯武在说话,同时两人亲热的抱在一起,燕玉看在眼里,心里就觉得滋味不同。
燕玉说道:
   「这地方只是你们一对来的地方,把我拖在一块干什么吗?」
静玲笑道:
   「哎呀!陪陪我嘛!」
燕玉笑道:
   「妳现在有柯武陪就好了,要我有什么用?」
柯武连忙说道:
   「赵小姐,打电话把妳的男朋友约来嘛!大家-块玩玩,又是週末,也不忙着回去,何必一个人无聊吗?」
燕玉道:
   「我没有男朋友,同时我也不想交男友。」
柯武笑道:
   「我明白了,大概是没有见到满意的,我为你介绍一个好吗?」
赵燕玉听了,连忙把头摇了两下,静玲就接着说道:
   「柯武,用不到你操心,人家早就有了,只是还没有上路罢了。」
燕玉笑道:
   「你们两个不是已经上路了吗?」
柯武听赵燕玉这样一说,本来还不太好意思对静玲动手,这时就笑着对静玲的脸上,吻了一下,同时那一只手,就在静玲的大腿上,摸起来了。
林静玲硬是想不到柯武会当着燕玉的面,做出这种动作来,连忙骂道:
   「柯武,你要死了呀?怎么这样吗?燕玉看了会乱宣传呀!」
燕玉笑道:
   「妳少和我正经了,你们俩上旅馆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这些话一说了出来,静玲觉得当时面子上不太好看,可是一霎那之间,也就过去了,同时用手在柯武的身上,轻轻的打了两下。
燕玉笑道:
   「静玲,妳这样打柯武,不会心痛?」
静玲笑道:
   「小赵!不要假装了,想办法把刘云山找来,我们不正好是两对。」
柯武也愿意为燕玉找刘云山,可是燕玉虽然对刘云山有一点点印象,而两人并没有交往过,更谈不上其他的。
燕玉说道:
   「刘云山和我,并没什么,只是他单方面的追我,我也并没有答应他嘛!」
柯武见燕玉所说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时林静玲就说道:
   「柯武,小赵说的是真的,他们并没有来往,只是刘云山常写一些纸条约小赵出去,小赵一次也没去过。」
燕玉笑道:
   「像我这种女孩最乖了,那像静玲,偷偷的和你去旅社,我都不敢听此
柯武见燕玉说出了他的秘密,只是笑了一笑,静玲为了,脸也红的像一张红纸一样,用手轻打着燕玉。
静玲道:
   「小赵,妳要死了呀?这种事怎么可以说出来嘛!」
柯武是一个调情的高手,一看到赵燕玉所说的,是指出他和静玲弄那事的事情,他心里也明白了,这位赵燕玉,可能也有些想好事了。
咖啡座很暗的灯光,两人坐在一块,也看不清楚脸部,这时的柯武,就把手伸在身边的林静玲的大腿上,想要往她的小腹下面摸。
可是林静玲动也没有动,反而把大腿叉的开了-些,柯武的手,正好摸在她的妙洞口上。
林静玲把头一歪,倒在柯武的肩上,口中出了一口长气。
赵燕玉很敏感,一听到静玲的出气声音,有些不太对劲,虽然在黑暗之中他她集中了视力,向着他们两人看过去,上面并没什么。
可是燕玉总觉得他们两人在搞什么鬼?又向下面一看,这时就看到静玲的一只大腿,伸了好长,一只手就在静玲的大腿上面在摸着。
静玲一动也没动,只是出长气,用手把柯武拉的很紧。
燕玉笑道:
   「你们两个入怎么这么不要脸?在干什么吗?」
柯武听了,只是笑,并没有说话,而林静玲听了,连忙说道:
   「哎呀!小赵,妳既然知道了,就让我享受两分钟嘛!」
赵燕玉一看他们两人的情形,知道静玲现在是忍不住了,先前听说她和柯武开房间,并没看到,而现在一看这情形,开房间的事情,并不假了。
燕玉被静玲的喘气声和他们的那些抚摸动作,弄得心跳的很急,想要走吧!静玲又死拉着不放,柯武也只是留她。
燕玉说道:
   「你们两人倒是很好的,把我留在这里,不是要我的命吗?」
静玲笑道:
   「小赵!我们两人是知己的好朋友,就和柯武一块玩玩好了。」
赵燕玉听了,脸红的更利害,同时轻声的说道:
   「我和妳不同,我还是处女,怎么能乱弄嘛!」
柯武笑着说道:
   「小姐,现在是什么时代嘛!女孩子没有性的经验,已经落伍了。」
燕玉道:
   「不是我保守,是没有合适的男生,所以就保留到现在。」
静玲道:
   「柯武很有办法,也很行,我第一次给他,一点痛苦都没有,并且还有很多的舒快的感觉。」
赵燕玉被林静玲说得心里痒痒的,又看到柯武把手放在为玲的下面那东西的上面只是动,静玲舒服得只是吞口水,同时大腿也叉的好大,让柯武摸弄,虽然没有看到是摸穴,但是柯武的手,放的地方是静玲的穴上。
燕玉看着,心里想着,这时静玲就把她拉了过来,叫她坐在柯武的身边,三个人坐在一张火车座的沙发上,把柯武夹在中间。
赵燕玉-坐了过来,柯武就毫不客气的,把手向燕玉的胯下,伸了进去,对着她的那地方,摸了下去。
当时燕玉本能的把双腿一来,同时把柯武的手推了一下说道:
   「哎呀!怎么这样吗?人家和你又不太熟,怪不好的。」
静玲笑道:
   「怎么不好吗?还怕什么足妳实在的很差劲。」
柯武的手,被燕玉夹在她的两只大腿中间,燕玉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连忙又把双腿鬆开来。
那里知道,柯武趁着她把大腿鬆开的时候,手就往上一摸,隔着一条丝织的小三角裤,正好摸到燕玉的阴唇上。
燕玉试到,柯武的手接到阴唇了,心里只是跳,嗓子也只是发乾,人就一软,坐了下来,腿也鬆开了。
这时候,他们三人谁都没说话,柯武用手指在燕玉的阴唇上,轻轻的逗弄看,弄得穴水,也冒了出来。
柯武对静玲说道:
   「静玲!小赵冒水了。」
静玲笑道:
   「死柯武,你真的好会,是不是摸到小赵的那东西了?」
燕玉轻声的对静玲说道:
   「有呀!这人好不老实啊!」
静玲笑道:
   「小赵,是不是很好?」
燕玉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痒痒的,人好紧张的,好像比我自己摸要好多了出
柯武知道赵燕玉这时已经动心了,他把静玲先鬆开来,双手把燕玉的裙子拉高,伸手就把她的三角裤给拉了下来。
赵燕玉想不到柯武会这样大叫,当着静玲,就敢脱她的裤子,燕玉想用一手去拉着三角裤,可是已经被柯武给拉下来了。
燕玉说道:
   「哎呀!这…..这…..不好嘛!这人真厚脸皮。」
静玲知道柯武把燕玉的三角裤脱下来了,故意的问道:
   「小赵,是怎么一回事?」
燕玉说道:
   「妳问他好了,我怎么好意思说嘛!厚脸皮,脱我裤子呀!」
静玲连忙说道:
   「小声一点,这地方四面都有人,会给别人听到呀!」
赵燕玉一想也不错,这里都是一对一对的,在轻声的嬉笑着,有的也是气喘吁吁的,轻声的啊!啊!着。
柯武趁着赵燕玉不敢大声的时候,就把她的腿拉的开了一些,对着她的嫩穴上,用手抚摸着。
因为这地方的光线很黑,想看是看不见的,只有用摸的。
柯武的手,在燕玉的阴阜上,先摸了一阵,阴阜的穴毛,长的并不太长,但是已经长了好多。
而下面一摸,软软的阴唇,还有一些水份,柯武的手指,就向燕玉的阴核上,摸了进去。
赵燕玉试到他的手指,伸到尿眼上了,一阵的奇异感觉涌上心头,人也跟着有些发软,同时阴道之中,也有些奇痒起来了。
柯武的手指又向下面的阴道中,想要抠进去,燕玉试到,有些微痛,连忙把他的手给推开了。
燕玉轻声的说道:
   「这地方不能通,会痛的。」
静玲知道是摸到穴口上了,就笑道:
   「小赵,是不是摸到妳的那个小肉洞了及」
燕玉道:
   「就是嘛!这人好会啊!我都快要尿出来了。」
柯武听燕玉说要尿出来了,连忙把手放开了,就笑道:
   「我的好小姐,妳不要尿到我手上了。」
燕玉笑道:
   「活该!谁叫你这么坏,摸人家女生的那东西。」
静玲笑道:
   「我的也被他摸去了,同时他还会吃呢!」
赵燕玉不仅静玲说的「吃」是什么意思,想要问她,又怕柯武笑她外行。女人就是这样,有很多的事,不仅也装着好像懂的样子。
柯武说道:
   「小赵,妳不是要尿吗?先去尿好了,尿完了我们也该走了。」
燕玉笑道:「刚才摸我,好像要尿出来,现在又没有了。」
静玲笑着说道:
   「这小穴是个妙穴。」
柯武道:「妙不妙?我们找个地方看一下就知道了。」
燕玉笑道:「去你的!要看你看静玲的好了,我才不给你看呢!」
林为玲对于赵燕玉所说的,根本一点也不在乎,笑了一笑,随口说道:「我出来,就是要找他看的,妳不仅,以为不好是吗?」
燕玉说道:「妳是不怕,弄都弄过了,我还是处女嘛!」
静玲笑道:
   「是不是想当老处女及不给人看?」
赵燕玉听了也没有说话,就在静玲的身上,打了一下,把三角裤穿好了柯武带着这两个小姐,在咖啡馆门口,叫了一都计程车,赵燕玉又想走,又想和他们一块去玩,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计程车。
车子开得飞快叫燕玉在车子中,一直问静玲,是要到那里去,而静玲的回答,也是不知道。
到一家宾馆的门口,计程车停了下来,三个人一同下了车,柯武把车钱付了,车子就开走了。
赵燕玉虽然没有在外面玩过,但是到了宾馆门口,她知道所谓宾馆,就是旅馆,是专门为方便情侣们而设,听说设备都很豪华。
正在想者,就看到一位服务生,笑嘻嘻的过了上来,柯武带了她们两人一同上了电梯。
服务生为他们安排了一间套房间,柯武和林静玲,很大方的走了进去,赵燕玉也硬着头皮,走进房间,服务生把门关上,就走开了。
这个房间设备得相当漂亮,里面有双人床,也有沙发、电视、小冰箱,房间里面,就是一间浴室,里面的毛巾全是新的,冷热水都有,真是高级的享受。
赵燕玉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一切都觉得很新鲜。
柯武就对燕玉说道:
   「小赵!妳怎么不坐下来?」
燕玉道:
   「心里有些怕嘛!死静玲,到这地方妳可高兴了。」
静玲笑道:
   「这看什么高兴的吗?我和柯武,去过四五个宾馆了。」
燕玉笑着把舌头一叫说道:
   「我的老天!妳真会偷偷走私,我以为只一次呢!.」
柯武道:
   「第-次是我找她的,以后的几次,都是静玲要的嘛!」
燕玉笑道:
   「静玲的胆子也真大,也不怕肚子大。」
柯武坐在床上,正想把衣服脱下来,这时的林静玲,把赵燕玉拉到窗口违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静玲道:
   「小赵!刚才在咖啡馆里,妳被柯武摸,是不是淌了好多水,这里洗澡很方便,去洗一洗嘛!」
燕玉听到问她,柯武摸穴的事,脸就红了,连忙说道:
   「妳是怎么搞的?这种事也说出来?」
静玲笑道:
   「还有什么关係,我是好心,叫妳去洗一下嘛!免得下面不好受。」
赵燕玉向着浴室看了一看,下面虽然被摸过,也流过水,现在已经也乾了,可是有些想要小便,因为是和柯武第一次见面,有很多的话,不好意思说出来。
柯武在床上笑道:
   「小赵,我为你洗好吗?我很会给女生洗澡。」
燕玉连忙说道:
   「去滚你的,我才不要给你洗,你去给静玲洗好了。」
静玲笑道:
   「我又没有给他摸,洗什么吗?」
柯武走过来,不好意思拉赵燕玉,就把静玲的手拉着说道:
   「我们两个一块去洗,不管小赵好了。」
燕玉道:
   「你们两人去洗,我自己回家好了。」
静玲笑道:
   「妳少来这一套,要回去,我们一同回去,我看还是我和你先洗澡,叫柯武在外面看着,不要有人进来了。」
燕玉道:
   「这样差不多,那有女生让男生帮洗澡的吗?」
柯武笑道:
   「有啊!有啊!静玲就跟我洗过好多次啊!」
林静玲把柯武推到床上,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拉了燕玉,两人就一间进了浴室,把门关上了。
赵燕玉为了怕浴室的门没栓好,还特意的把门锁接了一按,这才放心。可是像这样的宾馆,浴室的门,里外两面都能开,根本锁不上。
门锁上了,燕玉就对静玲说道:
   「死鬼!都是妳,害我被柯武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