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章 玉凤落魄

时间:2018-05-31 週五的上午,在时代大厦地下二层停车场里,我靠坐在自己的GL8第二排座椅上,最近的新宠甜心我的贴身生活秘书玲玉穿着黑色紧身薄纱套装,下面是一条飘逸的黑色薄纱大喇叭裤,秀脚裹着一层肉色丝袜子,蹬着一双黑色尖包头脚踝繫带的性感细高跟鞋儿。不过此时她的高跟鞋的底儿不是踩在地上的,而是向着天上的,因为美艳的甜歌皇后玲玉正跪在我的胯下双腿间,两手扶着我的大腿,螓首埋在我的胯部,不停地前后活动着,柔顺的头髮搭下来几乎要把她的脸颊遮挡住了。
  我一手撑着椅子面儿,另一只手拨开女人的秀髮,笼着女歌星的脑袋,露出半边美艳的脸庞:「心肝儿玲玉,你的小嘴儿细含慢舔真厉害啊,好一张小甜嘴儿,爷爱死了。」
  玲玉侧过头,抓住我的阴茎,用龟头儿在自己柔嫩的口腔内壁上捅了几下儿,然后吐出口外,伸着舌头在肉棒上舔舐,抬眼一双大媚眼望着我:「我的爷…它又发胀了想欺负人了呢…」
  我一下儿站直了,感觉到一阵冲动起伏,握住自己的阳具,扶正绝色情妇的美人头儿,把龟头儿压在她的嫩舌头上,咬着牙一闭眼,白浊的精液猛的激射而出。
  玲玉乖乖地张大了自己的樱桃小嘴儿,等到我喷射完了,将口中一泓粘稠的乳白色液体给我看了看,我微微一笑表示认可,她这才伸长秀美的脖子缓缓咽进肚里,又接着帮我清理。
  我把美人儿拉了起来,隔着薄纱长裤抓住了她翘翘的屁股,在她漂亮的脸蛋儿上重重的一吻:「我的甜心肝儿,这个礼拜我在你身上射了多少次了?」
  玲玉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儿,把小脑门儿和我顶在一起:「什么啊?这个礼拜你可真把我欺负够了,只有昨天到二姐那里去,你才放过了人家。」这段时间,我实在太爱这块新鲜的美肉儿了,总带着她伺寝,甜歌星味道就是不一样,上面一张小甜嘴儿,下面一只甜逼,连臭烘烘的嫩屁眼儿都像含着一包蜜一样,头回日进去的时候觉得紧绷绷的干得她呼天抢地浪叫连连,还干出了处女血出来,有幸破了甜歌星身上这个处真让我觉得简直甜到我的心尖尖上,所以总是日不够爱不停的,几乎每天晚上都在飞龙的调料小屋歇宿,趴在甜歌星的肚皮上下功夫。我的心肝二奶潘莉看着都笑着数落我说,到底你是玲玉的生活秘书,还是她是你的生活秘书啊?
  昨天晚上,潘莉可能久了没和我弄,着实有些想我了,又放不下面子到飞龙玲玉的床上开美人会儿。于是专门约我回碧潭,说是要谈工作,我当然心知肚明的,但实在丢不下甜心,想想潘莉也是挺能容人的,于是带着她一起过去,顺便彼此做了介绍。
  的确还是有工作要谈的,但娇滴滴的两个大美人儿,一个是妩媚二奶,一个是甜美情妇,实在太养眼了,弄得我一直有些走神。晚上临睡的时候,玲玉本来想躲,但我哪里肯丢手,搂着二奶的细腰,拉着情妇的小手弄到一张大床上一皇二后享受了起来。我的这些女人,都是和我在一张床上打滚才彼此熟络起来的,并最终成为姐妹。
  晚上潘莉有些争宠,加上最近老贪着玲玉这一口冷落了她,我心里有些内疚,想给她一些补偿,在她身上很下了些功夫,连早上都还在她身上用功,好好餵饱了我的心肝二奶一次,这才放了玲玉一次空档来着。
  「你总是欺负人家,而且实在有些变态,放着正路不走,偏喜欢走歪门邪道,总喜欢捅人家的喉咙,而且连下面的屁眼儿都不放过……」玲玉羞红了脸有些说不出口来:「哼哼。」我噘嘴在美女的唇上碰了碰:「谁叫你长那么甜,又是甜歌星,我怎么会不欺负你呢?我这人就是喜欢吃糖,尤其是甜女人身上的了。」
  玲玉甜甜的一笑,没有回答。我歪头吻了吻情妇的小嘴儿:「我跟雯丽约好了,今天上午要到她这儿来跟她说点儿事儿,你跟我一起上去吧。」「嗯。」玲玉站起身来,拉着我手,打开车门準备一起下车。
  「等会儿,等会儿!」我叫了起来,忙着把鸡巴塞回裤子里:「你就让我这么出去啊?」玲玉见我这样,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穿着黑色尖包头细长高跟鞋,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女歌星薄衫长裤衣着暴露、奶挺臀圆长腿撩人,亲暱温顺、自然和谐地跟在我的身边一路走去,引起路上行人的注目礼。征服了玲玉这个名女人甜歌星当我的生活秘书,让她随时陪侍在身边,用她的小嘴甜逼嫩屁眼伺候我销魂,这种艳福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虚荣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雯丽的办公室分里外两进,玉凤在外面负责接待,看我们两人进来,连忙起身招呼,脸上露出热情的微笑。很久没有弄这个小妮子了,我在她柔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也许是当着玲玉的面,她觉得有些害羞。玲玉很懂事地在外面等着,毕竟只是我的生活秘书,工作上的事情我不希望她插手进来。
  走进里间,雯丽正在打电话,看我进来用眼神示意我先坐下。等电话打完,她先去反锁了门,然后扭着屁股摇着碎步走到我面前,被我一把拉坐在我的大腿上,先抱着深情拥吻了一番,这么多女人,只有雯丽和潘莉两个,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无从取代的。
  我们谈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生命原液这一片现在真如火箭升空,火得不得了,雯丽说起来也是神采飞扬的样子。当然,新开的云凤那边是潘莉的地盘,不归雯丽管。看谈得差不多了,我把沉甸甸的奖金大红包给了她,不走卡上过是为了合理避税。
  雯丽拿在手里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这才半年功夫就发了这么多,很是出乎她的意料。女人总是爱财的,收了这个大红包,雯丽的心理似乎也平衡了许多,用自然的口气似乎不经意地提及了玲玉的事情。
  「白秋,听潘莉说你新收了个生活秘书,还是女歌星呢,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对于她的这个问题,我说出了心里早就琢磨了许多遍的答案:「今天带过来给你过目呢,现在在外面等着。」看雯丽神情有些不太好,我开了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雯丽,谁叫你不愿意当我老婆呢?如果你答应和我结婚,我就是弄只母蚂蚁到家里来也要给你打报告的。」
  捧着哄了好一阵子,雯丽的心思才慢慢转过来,歎了口气说:「我这人也是的,生什么闲气啊。」听她这么说我连忙分辨了几句:「还不是你和潘莉都太忙,身边经常没人照顾,拉了她来伺候我一下而已。」雯丽苦笑一声:「还说没人照顾呢,其他的就不用说了,月琴和璐瑶这两个大活人还不够陪你的吗?」每次我都对雯丽这种直白有些心虚来着,一直没敢吭声,看我这样,雯丽也没了斗志,歎了一口气说:「哎,周瑜打黄盖,白秋你想纳小,人家大歌星都愿意给你做小了,我还起什么哄啊!」
  听她越说越深,我有些忍不住了,辩解说:「玲玉只是我的生活秘书而已,总不至于我堂堂龙腾的总经理聘个女秘书都要你同意吧!」听我这么说,雯丽有些哑了,扑进我的怀里,眼泪却扑簌簌掉了下来。
  我知道她心里深爱着我,紧紧抱着她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当雯丽和我一同走出她的总经理办公室时,容光焕发乾练清爽,任谁也想像不到刚才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她热情地和玲玉握手打招呼,夸玲玉的漂亮和有气质,见多识广的玲玉反而有些拘束起来。
  她让玉凤继续守着办公室,雯丽执意要送我出来。走到汽车旁边,她突然贴近我的耳朵说了几句话,原来她感觉玉凤这个丫头最近神出鬼没的,似乎有些问题,经常把雯丽的奥迪车开出去,晚上很晚才回来,有时候甚至晚上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今天又找我借车,说下午要接老家什么人。」听她这么一说,结合最近和玉凤的接触,我的心中起了一片疑云,玉凤到底在背后搞什么鬼啊!今天正好有空,便答应这个问题由我来安排,有进展及时通知她。
  我手里的车出于安全和控制的目的,全部加入了「天网」公司的GPS防盗网络,这也包括我的GL8,雯丽的白奥迪和潘莉一直都没有换的老桑。给「天网」公司一个电话以后,香港过来的梁技师便开始亲自监督起雯丽这辆车的动静来,并及时通过电脑网络在我的笔记本电子地图上显示出这辆车的行蹤,现在我几乎是和梁技师在同步监控这辆车来,而车上的人还一点不知道呢!
  车是四点半离开时代广场的,也没绕什么弯子,很快开到站前的江华宾馆停车场停了下来。我悄悄叫进了月琴和华英,让她们简单化妆,戴上墨镜什么的,开长安之星去江华宾馆。首先确认「江C61088」的奥迪车是否在停车场,如果在的话,华英先把车停在可以隐蔽自己又可以监视奥迪的地方,月琴则进入大堂的酒吧里边喝茶边等,特别要注意监视电梯,两头夹击,用天罗地网保证玉凤被打回原形。
  我气定神闲地调兵遣将,五点半华英和月琴进入了现场,确认了汽车。华英潜伏好了,月琴也进入大堂,在小酒吧里品着茶,眼光将宾馆电梯盯得紧紧的,耳机里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风骚的月琴和我都不是吃素的,聊着聊着就沾荤带色起来,聊得月琴说她脸都红了,我也动了性,一把搂过陪坐在身边的大美人儿玲玉,让甜歌星「观音坐莲」翘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根儿上。玲玉半推半就任摆布,我的双手放肆地伸进她的又薄又透的衣衫中,上面一把挑了奶罩摸玩起她又酥又软的粉奶子起来,下面则解了她喇叭长裤的拉链,双手猛然用力下欺,紧紧压过丰腴紧就的臀部曲线,强行自玲玉身后分开饱满的玉腿根部,向美女腿间密处抠去,粘滑湿软登时摸了个满手。一边和情妇玲玉亲着嘴儿一边心想,这月琴的下面也肯定湿了耶!
  不过此时我的心情却是百感交集,又想看到结果又怕玉凤真的红杏出墙背叛我,这个漂亮的女大学生毕竟是被我破的处,也是雯丽曾很郑重地提出的三姨太人选,她是我的女人,她的肉体是只属于我的禁脔。但想到此时她的阴道可能正被别的男人插入,她的小嘴可能正给别的男人叫着床,我的心里莫名有些酸酸的难受,不用讳言,我的醋意翻了。当然还有另一点,玉凤多少知道一些公司的内幕,如果放任她下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可怜的月琴虽然下面湿了,但坚守岗位苦等快二十分钟了还是没有动静。于是我又安排了下一步,让雯丽给玉凤打手机,说公司有急事要处理,让她赶快开车回时代广场。
  没有什么令人惊奇的,一切都如同预计一样老套,玉凤在十五分钟后出了电梯,月琴看见她身边有个男人陪着。华英在停车场看到的更直接,连两人在车旁边亲嘴告别的动人场面都全部用长焦数码相机拍了下来……。
  听到她们的汇报,我推开了怀里被玩弄挑逗得正发情的甜歌星,刚才的柔情冲动不翼而飞,一股怒火沖天,我知道,今天这股怒火,一定要在玉凤这个小贱人身上发出来的!
  晚上七点半,白奥迪缓缓开进了卧龙山庄,玉凤先袅袅地走下了车,她今天身上穿着一袭月白色薄纱套裙,秀美的颈项上扎着条精緻的米色纱巾,斜背着一只白色秀丽的小坤包,脚上是双白色的尖楦包头带袢子的细高跟鞋,站在那里风姿绰约,婀娜多姿,衣领微微敞开,白皙皙的酥胸粉颈,约隐还现,俏脸上薄施淡妆,使人怦然心动。
  想到她今晚将要享受的特殊招待,这双白色的尖楦细高跟鞋将要翘到天上去了,我的心里就有一股残忍的快感。玉凤才下车,我从她后面伸手搂住她的细腰,贴着她的耳朵问她:「小妖精,来了啊?」她吓得一哆嗦,回头见了我,魂飞天外的样子显得有些惊惶,不过很快回过神来。「爷,月琴姐,原来是你们啊,也不出声吓人家一大跳。」她笑盈盈地说着。
  雯丽没有下车,在车上挥挥手打个招呼直接开车走了,她不想见这些污七八糟的事情,眼不见心不烦,走了是上策。
  看着雯丽走远,我回头低声对身边的玉凤下流地说:「小妖精躲了爷那么多次了,今天可再也躲不掉了呢,这次陪爷好好玩玩,替爷好好夹磨一翻爽个够。」我不由分说地抢过她手里的坤包递给了旁边的月琴,搂紧她向我的别墅走去,她只好移动莲步款款跟着我。
  玉凤犹在梦中一样,在我那间布置得富丽堂皇的卧室里,独个儿木然地靠在床上,纱巾扔在了一边,脸上显得心力交悴的样子。我坐在沙发上搂着身边的「美腿皇后」月琴,摸着她那双修长诱人的丝袜嫩大腿,晾了玉凤半天,一直没说话,她本来想解释一下但感觉到气氛的尴尬终于没有说出什么来。
  玩漂亮女人的大腿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消遣,月琴、璐瑶和新收的玲玉都是极好的玩弄对像。看着面前的玉凤清秀俏丽,一身白衣胜雪,玩了这个女大学生这么多次了,感觉还是远远没有玩够,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醋意和怒火来。
  「玉凤,看你长得脸是脸、屁股是屁股、奶子是奶子的,还是个女大学生,怎么就这么欠老子操呢?」冷不丁地冒了这句,让她实在摸不着头绪。
  「你是招还是不招?说句实话,你干的那些龌龊事儿爷清楚得很,就看你这小贱人的态度了。」我半是当真半是威胁地说着。「不,我没什么好说的。」玉凤沉声道,也许她是觉得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下场吧,反而难得多说了。
  「你别以为抗得过去,老子有的是办法收拾你。」我冷笑道:「美人儿,早招了早轻鬆,别等着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何?」玉凤没有答应,冷哼一声不再看我。别说,那娇俏的生气小样儿还真挺迷人的。「知道你的面皮薄,本来就不想多难为你。怎么样,招了我也不追究就是,好不好?」我利诱着她,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对面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不老实,我也不客气了。」我看看不是了局,突然变了脸:「你好好等着,爷今天请你看场好戏来着。」我突然转了口气,恶狠狠地说着。「来人啊!」「你……!」玉凤听我这么一叫,粉脸煞白暗叫不妙。
  话音还没落门就开了,进来好几个人,妖冶淫蕩的璐瑶和甜美动人的玲玉,明艳照人的春花和娇小妩媚的仙娇,还有多日没有亲近的最后两名贱人~~健美冷艳的华英和温顺听话的亚丽,自从秀英走了以后就很少招呼她们了,不过今天可是用心打扮了。女人们个个穿得性感薄透,让我绮念平生,这身边的美人还真不少。除了雯丽和潘莉、谢娟等在云凤那边值班的没有过来,今天其他的女人破天荒都来了,几乎站了满满一屋子。
  「你们要干什么?!」玉凤惊叫一声,冷汗直冒,她明白今天晚上这一关可是真的不好过啊!我轻轻一钩手,淫蕩妖冶的璐瑶扭着屁股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另一侧,两个姨太太投怀送抱让我一左一右搂着亲嘴调情起来,没过一会儿就慾火高昇,两腿一叉,一个眼神,黑色套装高雅漂亮的甜歌星玲玉就懂事地跪在了我的面前,先用一双柔胰嫩手慢慢按摩我的根部,一边睁着会说话的大眼睛和我眉目传情,一边隔着长裤慢慢亲着舔着。
  骚货月琴和浪货璐瑶发起情来自然也没闲着,分别招呼着剩下的两个甜妹子春花和仙娇分跪面前,替她们按摩大腿舔弄粉胯,整间屋子顿时瀰漫起一股淫靡之气。
  「还等什么,不把这个贱人给我押起来。」我厉声命令华英和亚丽把呆坐在床上的玉凤给押过来。两女一听此话,二话不说扑了过去,把玉凤架到我的面前按跪在地毯上,一人将她的一只手压在身后,让她不得不低头。玉凤被骇得目瞪口呆,虽然知道我心狠手辣,但还是头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我让身边的月琴打开她的小坤包,一样一样被翻出来了,女人用的小玩意儿像小化妆盒、纸巾、消毒湿巾、钱包、梳子什么的都被放在了一边,吸引我注意力的明显不是这些。慢慢地,手机被掏了出来,还有三个杜蕾丝的避孕套,一小瓶避孕药,一支消毒喷剂,我一看这些觉得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玉凤你这小贱人,还不肯招吗?」我冷笑道。「……」玉凤花容失色,不知如何回答。
  「这是什么人?」我冷声问道,电视上显出了一张用数码相机拍的照片,隐约可以看出是玉凤和另外一个男人:「看不清楚,谁知道是拍的哪个啊!」玉凤看了一眼,冷冷地说。屏幕上放出了第二张:「那这个呢?」我愤怒地叫了出来,她可是我的宠妾和禁脔,绝不容别人染指的,但这个大模大样的闯入者真的叫我怒不可遏了。屏幕上是玉凤和另一个男人在车旁紧紧拥抱接吻的大特写!
  「玉凤你不用看别人,就看看你身边现成的谢娟吧,姿色不比你差吧,可人家多好啊,跟在二姐后面,老老实实当妾,本本分分做小,你看看你自己的贱样子,怎么看都是欠操的烂女人。」我残忍地训斥着叫嚣着:「实话告诉你,要不及早交代,我便会让大家想着法子伺候你,让你尝尝给人糟蹋的味道!」
  「不,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怎么着都是被你糟蹋……!」玉凤害怕地缩作一团,悲声尖叫着:「让我死……呜呜……为什么不让我死!」玉凤嚎啕大哭起来,想撕打着扑过来,却给两女硬生生拉住了。
  「想死吗?没有那么容易!」我吃吃冷笑着:「不好好交代了,怎么能让你死?」看着玉凤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的心里油然生出一种暴虐的快感出来。「华英、亚丽,你们两个去剥光这头玉凤的衣服,让这小妖精在爷的面前现现原形!」我催促着说。
  华英和亚丽扑上去和她撕扯起来,玉凤恐怖地叫着,手脚乱动,但身体柔弱的她哪里是她们两人的对手,最终被她们得了手。当瑟瑟发抖的玉凤被剥得只剩下内衣裤袜和白色的高跟鞋的时候,我凝神一看,粉红色的蕾丝奶罩和丁字裤显得娇美精緻,加上浅棕色裤袜配上雪白的包头带袢高跟鞋真是诱人啊。
  「妈的,玉凤你这小婊子真的是个欠日的贱货,看你这身打扮,比卖肉的小姐还浪,老子看了都上火。」我怪笑着:「好,你不招,老子今天就让这小妮子乐个痛快!」「不……呜呜……不要……我……我说,我都说了!」玉凤崩溃地哭泣着叫道:「爷,你饶了我吧,让人家好好伺候你吧。」
  这时候,月琴和璐瑶鬓乱钗横地埋首在我的怀里,我的怪手已经肆无忌惮地探进了她们的前胸和粉胯,狎玩着胸前粉乳和蜜穴,她们可不敢抗拒,可能被我的毒辣手段和凶狠的神情给吓怕了。只是月琴腹下凉渗渗的,怪不舒服,因为粉红色的丁字高腰内裤已经被我给扯了下来,短裙里是光秃秃的不挂寸缕。
  等我的鸡巴被胯下的甜歌星玲玉给吹含舔吸得神采焕发的时候,我探过身子,从领口伸手进去玩弄了一下她胸口的粉奶,顺手解下她脖子上扎着的白色碎花纱巾,然后一脚踹开恭顺服侍着我的玲玉,站起来晃着鸡巴向玉凤走去。
  这时候玉凤已经放弃了挣扎,我走了过去,用手揪着她脑后用黑色绒面髮夹扎着的髮髻往下一压,强行抬起了她的头:「张嘴」,我厉声命令着她,她眼神迷茫地张开了嘴,準备迎接我的鸡巴的洗礼。
  但说时迟那时快,我抬手就把才从月琴胯下掏出来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的那条粉红色的丁字高腰内裤一股脑塞进她的小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又就手用玲玉的白色碎花纱巾捆了嘴,这下她想叫都叫不出来了。
  口中的内裤是香喷喷的,那是我从月琴胯下抽出来的,给活生生硬塞进她的樱桃小嘴里,浓香之中,彷彿混杂着尿臊的气味,更是多少有些噁心,这使玉凤泪下如雨,羞愤欲死的。不仅是这块腌瓒的内裤,还有逼在眉睫的羞辱。
  我对璐瑶一钩手,她递过来一付绒毛手铐,这可是情趣SM用品啊,粉红色的绒毛淡化了狰狞和恐怖。我很乾净利索地将玉凤的双手捆在身后,这下小妖精可再也动弹不了。我搂住站在身边的华英和亚丽各赏了个肥吻,鸡巴也下意识地顶在她们身上,害得她们特激动的样子。
  「就让这个小妖精旁听着,我们来好好讨论一下怎么收拾她。」我吩咐身边的女人道,今天就是要杀鸡给猴看,藉着玉凤来立立万儿,不能坏了这里的规矩。
  我先让月琴将玉凤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让大家出主意怎么收拾她。大家先还在推让,但华英先发来了言,她倒是先批了玉凤的不是,然后说了她的想法,一个字~~打,而且是狠打。
  我笑着出来打打圆场:「华英的想法很好,但光是打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件事情出现是有原因的,毕竟我也有照顾不过来的地方。但既然出现了就肯定会被我们发现,而发现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当年主席还教育我们『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大家好好想想,玉凤这个同志还是个好同志嘛。」
  我这么吃人不吐骨头地打着官腔启发着,大家的主意就纷纷出来了。月琴说还是日屁眼好,玉凤平时私下里表示最讨厌这个,用这个方式收拾她爷爽了事也干了,一举两得,说完还抛了个媚眼给我,这骚货真的深知我心啊。
  玲玉也不甘人后,出的主意挺绝的,是让她喝尿吃屎,不过不是我的,而是让大家都来当着我的面比赛,比赛的成果就交给玉凤享用了,看她难受不难受。想到美女撒尿拉屎,又有美女喝尿吃屎,真让我觉得刺激。「喝点尿就得了,也不用吃屎了,这么娇滴滴个女大学生,爷以后还要经常玩弄享用的,别过分糟蹋可惜了。」我大大咧咧地笑着说。
  春花的性格要温柔得多,她建议挠痒痒,挠得玉凤受不了以后自然就招了。我听了听不置可否。仙娇则建议给玉凤下药,而且是下最厉害的春药,等她兴发春情起了,再吊她的胃口收拾她,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最后是华英和亚丽发言,华英说:「玉凤平时就挺傲的,这次干出这样的事情,对不起爷的照顾和爱护,也对不起大家。乾脆交给我,我让她好好伺候我一次。以前可是只有我们伺候她的,今天也让她尝尝伺候我们的滋味。」看来华英对玉凤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大学生可很有些嫉恨啊。
  亚丽的点子最绝,是把玉凤打扮成一条美女狗,牵着她遛狗,如果还觉得不够劲的话还可以让她用舌头舔马桶,打扫卫生间,听到这里,我都佩服起来,没想到这些平日里美丽动人的女人们竟然会想出如此刁钻恶毒的点子出来啊。
  「璐瑶呢?」我看看唯一没有发言的璐瑶,她却只是笑了笑,在我耳朵边上嘀咕了两句,听得我连连点头不止。
  当玉凤听到这些女人们落井下石提出的準备对她施加的惩罚措施时,还没等听完她的珠泪仿如决堤般汨汨而下,从小至长,都是娇生惯养的她,这些如何忍受得下去啊……!